若要觀賞更多成人影片  請點擊這裡

這時突然聽到小傑開口了:「哥,怎樣?我說的沒錯吧!涵琪根本就是個欠人插的爛婊子,隨隨便便就可以給人家上。」

我嚇了一跳!一轉頭看到了其它男生不知何時已站在廁所門口觀看這場活春宮了,原本火熱的情慾一下子冷到不行,他們每個臉上都帶著邪惡的淫笑,小偉還揚了揚手讓我看清楚他手上的攝影機,這時我才明白過來,原來他們是早就預謀好的!我剛剛飢渴的淫蕩樣子已經全部都被他們錄了下來,我突然感到好羞恥,覺得自己好下賤,想要起身逃離這裡。

豪哥不等我爬起來,便把我按趴下去,我一驚!一下子酒醒了一半,在豪哥的身體底下掙扎著:「不要啊!放開我!放開我!我要回家了!」

其他幾個男生靠過來,七手八腳的捉住我的雙手,把我牢牢的按在洗手台上。

豪哥把定我的腰,說:「別急著走啊,妳不是剛剛才求我插妳的穴嗎?還沒插進去吶,怎麼能就想跑了呢?」然後猛然將他的大雞巴對準我的小穴裡插了進去!

我被他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弄痛了,高聲的慘叫起來。

「啊!豪哥!好痛啊!……住手……你弄痛我了啦!」

他毫不客氣的猛力抽插著,讓我幾乎快承受不住:「啊…啊…不要啊…快停手!豪哥,你這是強姦啊!快放了我…。」 

「強姦?哼哼!」豪哥冷笑著說:「這裡人人都聽到是妳求我把雞巴插進妳的淫穴裡,還有錄影存證呢!要不要我把錄影帶拿出去讓大家看看,看是我強姦妳?還是妳這個爛屄欠人肏,苦苦求我要我上妳的?」

聽了他的話,我哭了出來。我曾經無數次幻想,我獻給豪的第一次該是多麼美妙的過程,沒想到它竟然是以這樣羞辱的方式降臨!我感覺自己很賤,是全世界最下賤最不要臉的女孩!自己送上門給人做排泄的肉便器!這一切根本就是一個陷阱!根本就沒有什麼浪漫的愛情故事!男生都一樣,只是想要女生的身體而已!

我心中好恨!恨我怎麼會瞎了眼睛看上這個淫蟲!恨我為什麼聽到這個大爛人要來,就高高興興的自己送上門來!

我恨自己好賤!恨自己為什麼意亂情迷,以為愛情來了就想要以身相許!恨自己為什麼沒有一開始就積極拒絕,結果誤蹈陷阱,弄得自己騎虎難下!

我恨自己好笨!怎麼沒從他高明的調情技巧發現他是個玩弄女性經驗豐富的花花公子!恨我怎麼會不小心把一群色狼當成好哥兒們!恨我為什麼明明未成年還跟人家拼酒,現在醉到沒力反抗!恨我為什麼沒有警覺性,孤身一人跟一群男生處在密閉空間裡!沒跟小童和阿馨一起……

慢著!小童和阿馨!她們藉故走掉留下我一個人!難道這個陰謀她們也參加了一份?

……難道我的朋友們也出賣了我?……

想到這裡,我傷心的忘了掙扎,更哭得不能自已。

豪才不管我已經哭成個淚人兒,他只想要玩弄我的身體而已。果然,他把兩手由我身後繞到胸前把我的身子托起來,握住我的奶子大力的搓揉,下身也更猛力的幹弄著我,絲毫沒有因為我的淚水而有住手的意思。我受不住他這般的不斷的狠幹,哀叫起來。

「啊…啊…慢一點…你會插死我的…啊…啊……慢一點…小力一點…」

他根本不理會我的哀求,仍然對我死命的抽插著。說:「媽的!妳又不是沒被人日過,怕什麼?日不死妳的!」

「沒有啊!我不是啊!」我哭喊著抗議!

「不是個屁!妳個小屄秧子!剛剛還在求我『把大雞巴插進涵琪妹妹的小洞洞裡』呢!妳個大爛貨!」他突然加大力度的狂幹著我:「看我幹死妳這個小蕩婦、小婊子!欠人日的爛貨!操爛你這個千人騎萬人插的小婊子的小賤屄!」。

「不要啊…啊…慢一點…慢一點…好痛…我會死…我會死…我會被你插死的…啊…啊……」我哀求著,受不了他突然加大力度的狂幹。

小傑看我哀叫聲不絕於耳,光著屁股被他哥哥肏得兩腿發軟。在旁邊就笑起來了:「哥,這種爛婊子一定很好幹對不對?喂!涵琪!妳不是很哈我哥哥的嗎?今天我找我哥來幹妳了哦!怎麼樣,被我哥幹的爽不爽啊?」

「爽啊!爽的不得了,小女生的小穴就是不一樣,又緊又好幹,你們班的這個馬子奶子又大,真是她媽的騎起來有夠爽的!」豪哥用力的幹著我,得意的說著。

聽到豪哥這麼說,他們四個男生開心的大笑了起來,我又羞又氣,哭得更傷心了,我一心愛著豪哥,原來豪哥也心知肚明,可是他卻還這樣設計我!這就是說他根本就不在乎女孩子的感情!只是把我當作一個獵物!一個玩具!一個泄慾的容器! 

也對,他這種獵豔高手身邊一定不乏像我這種被他的長相迷得神魂顛倒,自願送上門的笨蛋女生。所以他根本不會在意女生對他的情意,只會覺得又是一塊到口的美肉,不吃白不吃。

小偉看到豪哥插的我亂叫,趕緊拿起攝影機對著我猛拍:「精彩的鏡頭可不能錯過,要讓班上的同學都看看我們的涵琪是個多麼淫蕩的婊子!」

我雙手和雙肩被阿大他們按著,沒辦法拿起來遮臉。只好一邊拼命的搖頭躲著攝影機,一邊嗚咽的哀求:「不要…不要拍…。」

豪看見我閃躲的樣子,生氣地說:「我操!我幹妳是讓妳爽耶!擺什麼臭臉!是妳求我幹妳的耶!」說完,邊幹邊把我的臉轉過來對著鏡子,說:「來!看著鏡頭,讓大家看看妳被我幹得很爽的樣子!」

小偉拿著攝影機,對我說:「涵琪笑一個,妳要當女主角了啦!」

我緊閉上眼睛,不想理他們,也不想看鏡子裡悲慘的自己。 

坐在包廂的大支興奮的說:「推過來!推過來!推過來這裡,我要看她的表情!」

豪把著我的腰,小偉在旁邊錄影,小傑和阿大一邊一個別著我的胳膊把我按彎了腰。豪用他的大雞巴瘋狂在我體內抽送,把我一路從包廂廁所幹到桌子前,讓我的臉面對坐在沙發上的大支。

淩亂的長髮被汗水、淚水黏在臉上、肩上。T恤和奶罩被掀起來,我的雙腿不停的顫抖,身體不斷的抽蓄,一對32D的乳房垂在胸前,隨著阿豪雞巴的衝撞前後搖晃著。小偉拿著攝影機對著我拍。我一直嗚嗚地哭著躲攝影機,低下頭不想讓他們看到我悔恨的臉。

「不要…不要拍啦…不要…」我不停的流著眼淚啜泣,用著嗚咽的聲音求饒。垂下來的長髮隨著阿豪的雞巴抽送甩動著。

小偉索性繞著我移動起來,一邊拍我搖動的奶子,一邊拍阿豪性器和我交合的畫面,還一邊撥開我的長髮拍我的臉,故意對我說:「涵琪,看這裡!我在拍妳了喲!笑一個!」

我把臉左躲右閃的想避開攝影機,哀求他:「不要…饒了我…這個樣子不要給人家看…」

「喔!真棒!」大支忍不住伸手握住我的乳房搓揉起我的乳尖。

我低著頭嗚嗚地哭著求他:「不要啦…不要看…」

「學長!不好意思啊!」小傑開口招呼他哥阿豪的朋友:「本來想說約了三個馬子夠大家一起玩,沒想到被兩個先溜掉了,只剩下這一個,不嫌棄的話就來一起玩吧!」

聽到小傑的話我心裡一則以喜,一則以悲,高興的是小童和阿馨逃過一劫,而且看來她們並沒有出賣我;悲傷的是,看來我今天是逃不了被輪姦的命運了。

豪也開口了:「對啊!大支一起來嘛!今天先玩這一個,另外兩個不愁沒機會玩」

這時大支站起身來開口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喂!不好意思啊,學弟!就讓我們兩個老哥先幹了這婊子再讓你們幹了啊!」

「學長沒問題!長幼有序嘛!」他們三個笑嘻嘻的說道:「大支哥不用客氣,你先來啊!」

我的心都涼了,我不但賤到倒貼上門給人家當玩具玩,還被當成一個展覽品一樣玩給大家看,現在更是要被當成禮物一樣送給另外一個人玩!想到自己的愚蠢,我羞愧地閉上了眼睛。

雖然在背後抓弄我的乳房和撫弄我身體其他各處的人,還是同一個帥帥的臉上帶著壞壞的笑容的豪,而且我的下體還在不斷地受到背後那個人一次強似一次的插入刺激,但我現在覺得就僅僅是肉碰肉而已了,不剩絲毫的快感,只有傷心。豪這個笨蛋!爛人!只會弄痛我!……身體痛,心更痛……。

我開始嚎啕大哭。

這時大支繞過桌子走向我,豪從後面頂著我的屁股抽插著將我幹的向他朋友走去,然後讓我彎腰趴下。我彎著腰,手肘支在茶幾上,低著頭,從順的讓豪從屁股後面頂著幹。長髮垂下來遮住我的臉,傷心的眼淚一直往下掉。

小傑把我的頭髮撥向後邊抓成一束綁成馬尾,好讓我的臉能被小偉拍個清楚。「走…走開啦…你們不要一直拍啦…嗚嗚…」我哭紅了眼眶,淚水、汗水一直滴到地上,身體被頂得一直搖晃著。阿大拉起我在腦後綁成一束的馬尾,讓我的頭不得不仰起來,給他們看清楚我臉上的表情。小偉移動著攝影機不停的拍,還不時加上旁白:

「現在一局上半,我們班欠人騎的張涵琪正在場上給人用力的騎!現在上場騎她的是第一棒○智豪學長!……看看她,下面的嘴巴流著口水,含著○智豪學長的雞巴棒子高興的噗滋噗滋!爽到高興的都哭了起來!兩個奶奶一直搖!……」

「走開啦!嗚嗚…不要拍啦!」我原本彎著腰,撅著屁股,手撐在桌子上挨插,看到小偉一直對著我拍,生氣的伸手去推開對著我攝影機,懊惱的想轉過去低下頭。「嗯!」阿大生氣的捏住我的下巴,抓著我的馬尾,用力仰起我的臉,把我的頭扭回來對著鏡頭。我閉上眼睛亂揮著手不想給他們拍:「走開啦!嗚嗚… 走開啦!」淚水隨著被幹的搖晃一直向下滴。

小偉一把抓住我揮著的手腕,故意把鏡頭湊近我哭泣的臉:「嘿嘿!涵琪,這就叫喜極而泣嗎?」我氣死了,想把手抽回來,掙了兩下沒掙動,也只好由他抓著,恨恨的瞪著他。

大支將褲子拉下來,一把把我提過來,掏出他的雞巴就往我嘴上送:「快,妳這個欠人騎的小爛貨,快來幫大支哥我好好的含一含,大支哥我保證等會兒把妳個小賤貨幹得爽上天!」

在那一瞬間,我看到了他那個醜惡的東西,正硬梆梆地對著我挺立著。那個東西確實很大,難怪他們都叫他大支。

這些淫蟲,不知道一起玩過多少女孩子了!

可是我畢竟不是個淫蕩的女孩,剛才會失態是因為我喜歡豪,不是因為喜歡大雞巴。豪幹我,我願意忍耐,雖然他不愛我只是想玩我的身體而已,但我喜歡他!可是大支,你想都不要想!不要以為你的雞巴大我就會讓你幹!我不是玩具,我不想跟我不喜歡的人做愛!

待續…….

若要觀賞更多成人影片  請點擊這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