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人就是要進「深夜區」~未滿18歲別裝老!

「啪!」我企圖遮擋下體的手上立刻挨了一巴掌。

「乖一點,別亂動!」他們兩個人粗魯的一把拉開了我的手,大聲斥責著。然後擠到了我被張開的大腿中間,把頭湊在一起,靠近了我的小穴,目不轉睛的繼續盯著我正向下滴瀝著精液的粉嫩小肉縫。

「來!涵琪,為了紀念妳人生的的一次中出,給妳來個特寫鏡頭喔!」小偉手上的攝影機都幾乎要貼到我的陰戶上了。

「嗚~!」我嗚咽著,這是什麼樣的侮辱啊?遭人非禮之後,還要敞開下體,供人欣賞小穴流著精液的淫靡景像!羞愧讓我想夾住被大支擓著分開的大腿……

「啪啪!」我才縮了一下腿,立刻一連串的劇痛夾雜著喝斥聲傳來。

「幹!叫妳別亂動妳是聽不懂嚄!」

「幹!動屁啊!」

「欠幹啊!乖一點啦!」

他們三個立刻就同時大聲的喝罵著我,一邊用更粗暴的方式制止我的動作。擓著我膝彎的大支立即使勁一抖,把我的大腿更用力向兩邊一扯;小偉一巴掌打在我的大腿內側,我白皙的肌膚上立刻紅了五個手指印;阿大更狠,他直接就動手在我的恥丘和鼠蹊上連抽了四五下,我的下身馬上就紅腫了一片。

「啊~!」我再不敢反抗,哭著鬆開了原本想要夾住的大腿。乖乖的張開大腿,讓他們欣賞大支開發我之後的成果。

我正以一種完全無遮掩的羞恥姿勢背倚在大支的身上,兩個膝頭被擓上來偎在兩個肩膀旁邊,大大開張著雙腿供人參觀下體。原本夾護下陰的兩股被扯到了上面,穿著紫色絲襪的光潔大腿分成了倒八字形挎在大支的臂彎裡。一雙頎長的小腿緊張的繃直著在半空中,晃啊晃著兩隻美麗的腳尖。弓起來的身體懸吊起了白皙豐滿的屁股,讓我裸露的陰部整個向外面突出。褲襠上破了個大洞的紫色連身絲襪早已失去了遮蔽功能,下身大大的張開著,一小撮黑黑的陰毛叢聚在飽滿的恥丘上。小穴和肛門都毫無隱蔽的對著那兩個發情的大男生敞開。

揮之不去的羞恥感讓我只能掩面痛哭。他們兩個大男生才不管呢,兩個人四只眼直勾勾的盯著我的陰戶讚嘆著:

「濕淋淋的哪……幹!原來中出之後的小穴是這樣子的!」

「哇噢!哺嚕哺嚕的流出好多噢。」

羞愧的我用手臂遮住低垂著撇向旁邊的臉,伸出另一手張開五指搪拒阿大和小偉的視線,傷心的嗚咽著:

「嗚嗚…不要!…好丟臉!…不要看啊!求求你們,放了我吧!嗚嗚…」

他們兩個抓住我搪遮他們視線的手移到旁邊。我無法阻止他們的窺伺,只能掩面啜泣,不敢面對這麼丟臉的情境。在兩腿之間向外突出的陰部中央,小穴縫縫和肛門洞口的括約肌,都跟著被扒開的兩腿而向外舒啟著。這讓我十分的忸怩不安,似乎任何東西都可以隨時通過我張開的小穴洞和肛門孔侵入我的身體。被侵入的恐懼使我用力的收縮著下陰,想要閉緊這兩個可以進入我身體的孔穴,但是一下就鬆了。我不停的努力想要夾緊小穴和肛門的動作,卻使得我的小穴和肛門不斷的一縮一鬆,反而讓我看起來更淫猥。

正盯著我小穴欣賞的阿大發話了:「嘩啊!好讚!這麼爽啊?這婊子的雞巴坑和屁眼還在一夾一夾的耶!」

雖然撇過了低垂的頭看不到他們淫猥的表情,我還是羞紅了臉,更用力的想閉住小穴和肛門,不願意讓這兩個畜生更深入窺伺我身體的私密。肚子裡的精液隨著我陰道的夾縮,又從小穴裡溢出一長條白濁濁的銀絲漦落到地上。

小偉笑著接碴:「喔幹!又擠出來了!又擠出來了!……裡面不曉得還有沒有?」

看著晶晶亮亮混雜著血絲和白濁的黏液從一張一合的小穴中淌出,滴流下來牽成一長條絲狀的黏液。我的恐懼成真,他們兩個人忍不住勾起了食指插進了我的小穴。

「嗯~!不要……啊!」我感覺到兩根手指一先一後插進了我的下體……

「幹,了不起!塞過大支學長的雞巴以後還這麼緊耶!」小偉樂呵呵的說:「幹!涵琪,妳的雞巴坑是難得的名器哦!」他的手指在我的陰道裡抽插著,旋轉著插進去,又轉動著抽出來,又一坨大支的精液順著他的手指流了下來。

「哇靠!穴真緊耶!嚄!……媽的,這幹進去一定夾得很爽!」阿大興奮得笑著,他的食指勾住我的陰道口向外掰,同時探頭向我的小穴內窺伺。

「真的吧!沒騙你們啊。學長跟你們掛保證,你們班這個妹的雞巴洞真的很好幹!插進去保證夾的你爽歪歪!」大支得意的跟著發表他幹過我之後的使用心得

聽著他們高興的喧嘩聲,眼淚無聲的從我臉上滑落……

「涵琪,想不到妳的雞巴洞這麼讚哦!好緊好緊囁!」阿大一邊在我的小穴裡摳弄著他的手指,一邊向前欠身把臉湊近了我的面前說:「老二真的很~想給妳夾一下耶!夾斷我也甘願!…..」他說話時的氣息噴濺在我的臉上:「等一下幹妳的時候,妳也要像夾學長那樣,好好的夾緊妳的雞巴坑給我爽一下喔!」我緊閉著眼睛扭過臉,恨得不願意面對他。

我耳朵裡聽著這兩個色狼嘿嘿的淫笑聲,下體裡面感覺到他們的兩根手指在我的小穴裡忽快忽慢的進進出出,一下淺、一下深的在翻轉抽插著。在他們手指的挖弄之下,我的陰道裡的精液又流了一些出來。

「喔~!又流出來了!還有欸!嚄!學長你到底是給她灌了多少洨啊?」

他們的話音還未落,我的私處隨即傳來一陣拉扯擴張的疼痛,原來是他們兩個人為了向我的子宮裡探看,竟然一個人用一根指頭勾著我一邊的肉壁,硬把我小小的洞口向左右掰開。

「啊!好痛!不要啊!」我毫無尊嚴的被他們掰開了小穴,用視線和手指侵入身體裡冒犯。難過得哭了起來,哀求著:「不要看啊!不要看啊!」

當然這兩個大男生並沒有住手的意思:「哦~~!張涵琪,妳這個洨桶,真能裝!」他們興奮的繼續探頭探腦的向我的小穴裡面窺伺著:「肚子裡面還有好多好多學長的子孫耶!等一下也要裝我們的子孫哦!哈哈哈哈!」說著就一起大笑起來,一同把手指插進我的陰道更深處摳弄起來。不顧我的啜泣和哀求,一隻、兩隻、三隻…… 他們塞了更多的手指頭進來抽插,擴張我的小穴。

「嗚嗚嗚……嗚嗚嗚……」我抗議無效,反抗無力,只有用手背遮住臉龐一直哭,忍耐著他們的手指頭在我的小穴裡翻攪摳刮。更多的精液從我的陰道裡面順著他們屈勾的手指湧淌出來。

小偉高興的笑了:「喔!流了!流了!又流出來了喔!嚄!裡面能裝好多喔!」

接著他攤開手掌伸到了我的陰戶下面,接住了從小穴裡流出的精液,拿到眼前仔細端詳,然後說:「媽的咧!真的幹到了處女噢!」

「學弟,你們知道嗎?」大支又賣弄起他的知識:「人家男女雙修的歡喜禪裡面所謂的甘露啊,就是男生的精,女生的血喔!據說喝了以後可以增加功力成佛欸。」

「哇靠!學長不是在唬爛吧?喝這個可以成佛喔,那AV女優不就各個都是佛了!」阿大第一個提出異議。

小偉接碴了:「是啊!佛渡眾生到極樂世界,AV女優也是帶你去極樂世界啊!」說完,他自己就笑了起來,說:「呵呵!可喜可賀!可喜可賀!那這麼珍貴的處女精血怎麼能浪費呢?」接著他竟然把手掌遞到了我的唇下,傾斜了手掌要把手上的精液倒到我嘴哩:「來!涵琪,吃洨囉!」

「呵呵呵呵呵!來,吃下妳的第一次!變成歡喜佛讓我們爽到極樂世界吧!」

這什麼鬼!他哪裡來的這麼變態想法!我皺起眉頭,緊閉著眼睛,用力抿住嘴巴,扭過臉閃躲著小偉的手。他的手也隨著我的閃躲不斷的變換位置,就想要把手上從我穴裡挖出來的精液塞到我的嘴裡。我別著臉,閉著眼睛不斷的逃避,雙手胡亂在臉前撥動著,想要避開小偉遞到我嘴邊的精液。

大支沒料到我還能這麼一番亂動,一下把不牢,於是我整個從大支的身上向下滑落。不過大支反應很快,立刻收緊雙臂,把我的身體箍住,不讓我從他的懷抱裡滑脫。

這一來,我就陷落到大支環抱的雙臂之間了。屁股墜到了底下,身體對摺了起來,整個人就像個被紮起來的口袋似的。大腿貼到了胸部,膝蓋頂到了肩窩,膝彎卡在了大支的手臂上。只剩下了個頭、手臂和小腿在大支箍住我的手臂上面。

最糟的是墜下的力量使我的腋窩陷在了大支的膀子上。這使得我兩條大臂被朝上架起,兩邊的肩膀都被束住往上提,鎖骨以下和兩隻手臂都因此被限制住無法活動,而且……為了避免繼續滑落,這個姿勢下的我只能張著膀子,仰著脖子頂住大支的身體,把臉朝上揚起!

大支低下頭齷齪的看著我笑……

阿大不懷好意的笑著,把他淫賤的臉湊到我的臉旁邊,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

兩個人都露出了一副等著看好戲的模樣。

我驚慌的看著獰笑著拿著攝影機的小偉慢慢的擡起了盛著混著我處女血的精液的手掌,對著我說:「來!涵琪,吃洨……」

「不!不要!不要啊!」我盡力的搖著僅能活動的脖子,卻無法躲開小偉逐漸逼近的手。刺鼻的惡臭味越來越近,那是一股像生蛋清混合著氨水和鐵銹的腥臭味道。我用力的別過臉去,用後腦頂住大支的身體做支點,就像隻翻過來的烏龜想翻回去一樣,掙扎著盡力的把身子向後挺,想把自己拔出這個陷住我的臂彎。

不過疲倦酒醉又嬌小的我再怎麼用力的掙扎,對這三個大男生來說,也只是嬌弱的蠕動而已,除了更刺激他們的淫欲之外,其實一點作用也沒有。加上在這個使不上力的姿勢之下,我根本不可能從大支的臂彎裡爬出來。

「嘿嘿嘿嘿,來嘛!涵琪,來!喝下甘露,變成歡喜佛讓我們爽到升天嘛!……還是我們一起來讓妳爽到升天成佛呀?」

看著小偉手上的精液逐漸逼近我的嘴前,我心焦的亂舞著活動範圍受限的兩隻小臂,踢騰著下半身僅能活動的兩條小腿,急惱的使勁的向下頓著身子掙扎,可是大支的兩手緊緊的把住我的膝彎,兩膀牢牢的揢住我的腋窩,無論再怎麼努力,被抱住的我還是無法躲開小偉把掬著髒東西的手湊到我的嘴上。我驚懼的哀求著:「不,不要,求求你……!」

他用指頭擠壓著我的唇,把盛著精液的手塞進來。我別著臉努力的向後挺住身子,緊抿了雙唇左右搖晃我的頭,企圖排拒他的手,但他還是輕易的把手指塞進了我的雙唇間。

「嗚~~嗯~嗯~!」我緊抿雙唇把頭仰起,更盡力的向後挺拔身子抗拒著,想跟他的手保持距離,但是沒有用!他的指頭還是塞進我的嘴裡了……。

「嗚~嗚嗯!」我絕望的仰起了臉,向後撐持著身子做著最後的掙扎,五官都因為抗拒掙扎而緊縮糾結在一起。

「喔~!看好囉!我們的小淫娃涵琪吃洨囉!」小偉一面將手上的精液傾倒進我的嘴裡,一面拿著攝影機對著我的臉,捕捉我這羞辱的一刻。

「啊!啊…!」我從喉頭裡發出了絕望的聲音。

「呵呵呵!」他笑了:「涵琪,這個表情好!」

「哈哈哈哈!」他們都笑了!

我哭了……

他手心上的精水還是順著他的指縫,從他侵入我雙唇的指間流到了我嘴裡。

「呸!呸!」我反射性的把臉轉向旁邊,拼命的想把滲漾到唇間的精液吐掉,但我並沒有機會真的把它們吐出來,因為小偉的手立刻就摀上了我的嘴。

「啊噢!」我驚呼著,他們都大笑了起來!我向後仰起臉拼命的搖頭閃躲,但是根本無法甩開他覆在我嘴上的手掌,他手掌心裡的精液全流進了我的嘴裡,一陣腥臭隨著滲進我嘴裡滑膩冰涼的黏液衝進我的鼻腔。

「噁ㄝ!」腥羶的惡臭刺激的我反胃做嘔,我從沒感到這麼噁心過! 

這隻手掌把掌心的骯髒東西倒進我嘴裡之後,就順勢在我的臉上一陣亂抹,許多的精液被塞到了我的嘴哩,也有許多精液被糊在我的臉上,我本能的咳嗽掙扎,踢騰扭動,大支見我喝到他精液的狼狽痛苦樣子,立起身來哈哈大笑,鬆開了抱持著我的雙手,就把我直接從他的臂彎裡丟下去。

「啊!」正在掙扎的我冷不防的摔在了地上,震得腦中一陣發白。我弓起身子張大了嘴,卻疼得哼不出半點聲音。長長的一條津涎從張開的嘴裡漦落,也分不清是我的口水還是大支的精液了,只覺得嘴巴旁、臉頰上黏黏糊糊的都是精液。

「哈哈哈哈哈…!」在意識模糊之中,我的耳朵裡還傳來他們這些禽獸的大笑聲…

成年人就是要進「深夜區」~未滿18歲別裝老!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