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區」~未滿18歲別進來!小心警察署叔把你抓走! 

「啪」又是一記耳光甩在我臉上!

 

「爽不爽?嗄?」

 

我還是不說話。

 

沒想到接著就是劈哩啪啦一陣耳光落下來,正手反手打得我的臉跟著左右搖擺。

 

「爽不爽?爽不爽?爽不爽?說!爽不爽?嗄?」阿大突然歇斯底里了起來,一邊用力得搧我耳光,一邊兇狠的嘶吼著。

 

「啊!」我被打得暈頭轉向,禁不住的放聲哭出來。

 

小偉在旁邊也說話了:「回話啊!賤貨!說啊!阿大幹的妳爽不爽啊?」

 

我怕再挨打,垂下眼皮,流著眼淚,不得不心不甘情不願的低聲說著:「嗚嗚嗚……爽…… 嗚嗚嗚……。」

 

「我肏!爽就大聲點!」我立刻又被阿大的巴掌在臉上一陣暴打!「啊!」我尖叫著,臉頰腫了起來。阿大在我兩腿中間揚著巴掌肏我,在學校裡的時候,我從來都看不出來我這個同學有這麼暴力、歇斯底里的一面。這回不止是耳光,連乳房都被搧了巴掌,打得我雪白的奶子一陣波動,漲成紅色。一條條的手指印在我雪白的肌膚上浮現出來。

 

「啊~!……別打了!別打了!……啊!」我仰起臉來,扭動著身體在如雨點般落下的巴掌底下哀號著求饒:「啊!……別打了!……啊!……啊!救命啊!」

 

阿大一點都沒有憐惜的意思,巴掌不停的往我身上招呼。「劈哩啪啦」的巴掌聲響徹了包廂。

 

「啊!啊!」我慘叫著,不停的扭動。激痛和衝撞像驟雨一般不停的著落在我的身體上,阿大跪在我的股間痛打我。我仰躺著身軀,高舉著雙手被壓制在地上,毫無遮蔽的乳房成了明顯的目標,阿大從打我耳光變成專門對著我暴露的乳房上打。左一掌,右一掌的不停的搧在我的乳房上,打的我的兩個奶子一直不停的晃。

 

「啊……啊……不要這樣了!阿大!…嗚嗚嗚……好痛啊!」我在阿大的暴力摧殘下哭號呻吟著扭動,慘叫著:「啊……啊……不要了!…嗚嗚嗚……好痛啊!……不要打了!求求你!阿大!嗚…」

 

敏感的乳房遭到暴力的擊打,那疼痛不止十倍。我雙手被按在頭上面不能動,兩腳開開的揢在他的腰上,他的雞巴插在我的小穴裡壓著我的下體。我就算疼也動彈不得,更無法縮起身子來護,只能腆著腰,不停扭動著躺在地上的嬌軀哭著求饒:「嗚嗚嗚…… 不要這樣了,我說……我說!爽啦!」。

 

「爽不爽?嗄?大點聲說!」阿大凶狠的追問著。

 

「嗚嗚嗚,爽……爽啦!別打了!……嗚嗚嗚…… 。」我啜泣著哀求:「嗚嗚嗚!我說!我說啦!……爽……嗚嗚嗚!」

 

雖然這樣,阿大還不放過我,用力的抽送著下體,用他的肉棒侵入我的體內:「不對!要說:我好會幹穴,幹的妳的小穴好爽!妳的小穴快被哥哥我的雞巴幹得爽死!」

 

我已經被他打的魂飛魄散,哪敢不從?抽抽噎噎的乖乖回應他:「嗚嗚嗚!……爽,……嗚嗚嗚!好爽,……阿大好會幹,幹得我的……小穴……好爽!……我的小穴快被……哥哥……幹得爽死!」

 

「肏!妳欠打是不是?要叫阿大哥!要說妳的名字!大聲點!好好說!」

 

小穴裡那隻雞巴又開始用力衝動起來,一下一下抽送著刮搔著我的陰道,頂撞到我的肚子。我的身體在他的抽送之下一浪一浪的搖晃著,我的意志跟著崩潰,我的眼淚也像洪水決堤一樣的湧出。我終於拉下自尊,張開嘴巴哭泣著說:「嗚嗚嗚……爽,好爽!阿大哥好會幹!嗚嗚嗚……幹得涵琪妹妹的小穴好爽!嗚嗚……好爽!涵琪妹妹的小穴快被阿大哥哥的雞巴幹得爽死!」

 

在他們的淫威和暴力之下,我不得不屈從所有的羞恥和侮辱,說出這令我十分難堪的話,說完後,躺在他們的壓制之下的我完全無法自已的又痛哭起來。張開的兩腿之間,一隻肉棒正依舊毫不留情的在我的陰道裡面杵著……

 

「我肏!一點誠意都沒有!」抽插著我的阿大不滿我的回答,掄起手來又要打。

 

「啊噢!」看到阿大揚起了手,我嚇得一縮,閉上眼驚叫起來:「啊!爽啦!……好爽啦!嗚嗚嗚!……我被幹的好爽,嗚嗚嗚!……真的啦!別打我,我真的被幹的好爽!……嗚嗚嗚!」我哭著說。

 

「爽到哭是不是?」大支追問。

 

「是啦!嗚嗚……」

 

「嗄?」

 

「嗚嗚嗚……是啦!嗚嗚……是啦!嗚嗚……我被阿大哥幹得爽到哭啦…… 嗚嗚嗚!」

 

「哈哈哈哈哈!」大支、小偉聽得都笑了。插在陰道裡的肉棒又開始活動起來,一棍子一棍子的捅在我肚子裡,每一下都捅在了我的自尊心上。我轉過臉去,張開了嘴啜泣著。

 

「幹!妳他媽是真的賤耶!這麼無恥的話妳都說得出來喔!」小偉不屑的嘲笑著我:「一定要拍下來讓全班同學聽,讓他們看看我們的涵琪是個多麼淫蕩的婊子!」他拿起鏡頭對準我的臉,等著拍我說那些淫賤的話:「來,對著鏡頭把剛才的話再說一次,讓全班同學都看到妳下賤的樣子!」

 

「不要啊!嗚嗚嗚……不要這樣子!」我的雙手被大支按住不能活動,下身被阿大插著,只有轉動著頭部,左躲右閃的想要避開小偉的鏡頭。但鏡頭始終跟著我的閃躲,對著我的臉。

 

「說!」

 

我哭著哀求:「嗚嗚嗚……不要啊!小偉,求求你放過我吧!嗚嗚嗚……」

 

「廢話那麼多幹什麼!」在我頭上面扼住我雙手的大支伸出一隻手抓住我的頭,用力搖晃著我的頭,語帶威脅的說:「別忘了今天開始妳就是我們的性奴,叫妳做什麼妳就做什麼!聽到沒有!」

 

「我肏!妳又想挨打了是不是?」正在抽插我的阿大一手扠住我的咽喉,揚起了另一隻手,傾身逼近我的面前,惡狠狠的說。

 

「唔……」我被他扠得幾乎快要窒息,流著眼淚艱難的吐出字來:「不要了!不要打了!我說……我說!」

 

阿大鬆開了扠住我脖子的手,一巴掌拍在我的臉頰上,粗魯的把我的臉撥轉過去對著攝影機,雙手把定我的腰,又開始抽送起雞巴幹起我來。

 

大支一手壓制著我的雙手,一手固定住我的頭,不讓我閃避。小偉把鏡頭對準我的臉,命令我:「來!把剛才話對著鏡頭再說一次!」

 

我看著緊對著我鏡頭,感覺到阿大的雞巴在我的陰道裡抽插,一對乳房被阿大的下體推動的上上下下的不停搖晃著。包廂裡的音樂剛停止,小穴裡漲一下鬆一下,鬆一下漲一下,靜默之中只有我被幹的下體碰撞發出「啪啪啪」的撞擊聲。我翕動著嘴唇,卻艱難的無法說出一個字來,看著正騎在我身上馳騁的阿大,和旁邊對著我的鏡頭,只感到鼻梁一陣酸楚,眼淚大顆大顆從眼角滑落……。

 

「快點!來,說妳的台詞,給大家看妳被我幹得很爽的樣子。」阿大曵動著下體催促著我。小穴裡的東西一頓一頓的搗鼓著,頂得我的身體一浪一浪的搖晃著……我怎麼能對著鏡頭向全班同學說出那些羞恥屈辱的話?我淚流滿面的囁嚅著,話到嘴邊卻怎麼樣也沒辦法說出口來,只有眼淚不停的掉下來。

 

大龜頭又一次的擠進來,撐開了我的體腔,塞滿了我的陰道……

 

我哽咽的看著從我兩腿中間侵入我身體的同學,在我的陰道裡插著他的東西。而他正在一挺一晃的抽送他的腰,前前後後的滑動著那個東西強姦我的小穴,還不可一世的睥睨著我……

 

我的淚水奔流……

 

「我肏!看個屁呀!說話啊!」阿大一巴掌巴到了我臉上。

 

「噢!」這突如其來的一巴掌把我嚇到了,我不敢不開口,哭哭啼啼的說:「嗚嗚嗚……爽,好爽!……」但是下面那句更丟人的話我卻怎麼也說不出來:「我……我……」。

 

「還有呢?說!」立刻在雞巴的抽送之中,又落下一個耳光在我的臉上。

 

「阿大,不要啊!」我哭著哀求。

 

「啪!」又是清脆響亮的一記耳光!「說話!」

 

我「哇」的一聲哭出來!拋下了自尊,扯開喉嚨,聲嘶力竭的喊:「我好爽~!我好爽~!嗚嗚嗚!……我……好爽!嗚嗚……我被幹的好爽!嗚嗚嗚……!真的……我……」我抽抽噎噎的哭得不能自已,繼續屈辱的說:「被幹的好爽……阿大哥哥好會幹穴!嗚嗚嗚……幹得涵琪妹妹的小穴好爽!嗚嗚……我被阿大哥幹得爽到……哭…嗚嗚嗚嗚…嗚…涵琪妹妹的小穴快被阿大哥哥幹得爽死!……哇啊啊啊啊……啊!不要了啊……!嗚嗚嗚……」

 

用盡力氣說完以後,我終於忍不住放聲大哭,耳裡傳來他們得意的大笑聲,小偉呵呵呵的笑了起來:「幹!早就看出來妳是個破麻了,長的就是一付欠人幹的樣子!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幹死妳這個臭婊子!」說完,他便拉起我的頭,將他的雞巴掏出來,塞進了我的嘴裡。阿大似乎也很滿意了,不再羞辱我,雙手按住我的膝蓋向下壓,掰開我的大腿伏到我身上,繼續上下搖晃他的屁股強暴我,兩隻雞巴分別插在我身體上下的兩個洞裡面,一進一出的輪流抽送……

 

「嗚嗚嗚嗚… 嗚嗚嗚嗚…」而我就這樣號啕著在KTV裡張開大腿,含著小偉的雞雞被阿大騎。

「深夜區」~未滿18歲別進來!小心警察署叔把你抓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