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深夜區」~專屬成年人的福利!
含進了小偉的雞巴,我哭著閉上了雙眼。我的身軀就仰躺在地板上,雙手舉在頭頂被大支抓住按在地板上。穿著紫色絲襪兩隻腳丫也高高翹著,被大大的分開了壓在我的身軀兩邊。跪在兩腿之間的阿大挺著他的腰,不停的挺動著他的屁股幹我。我在他們兩個人的壓制之間被阿大的摏搗頂得一下一下的來回擺盪,兩只晶嫩的乳房隨著阿大肏穴的衝撞在胸前不住的晃動。

小偉跪在我的旁邊用一隻手抱住我的頭,抓著我腦後的長髮,把含著他的雞巴的我摁在他的胯下,挺著腰緩慢的抽送著他的屁股。另一隻手拿著攝影機特寫我幫他口交的鏡頭。插到嘴裡的龜頭推開了我的舌面和上顎,在我的口腔裡緩緩的滑動著深入我的嘴巴。

「呃…呃…呃…!」我不舒服的呻吟著,深入的肉棒慢慢的插到了我的喉嚨裡,令我一陣作嘔。

小偉那隻堅硬的雞巴開始在我嘴裡不停的來回抽送。每次雞巴向前深入我的小嘴的時候,飽脹的肉棒就壓住了我的舌面,迫我不得不張開下顎,讓大大的龜頭通過我的小嘴,吞進繼續向裡突入的肉棒。他的陰莖抽插的不快,可是很深入。我的口腔和舌面一直被那隻雞巴膨脹的香菇頭來回擠壓著,他的陰毛不停扎著我的臉,龜頭不斷的捅到我的咽喉。那隻阿大插入我下體的雞巴則是加快了速度的在我的陰道裡進出,龜頭來回磨娑著我的小穴,揬一下、揬一下的揬觸到我穴心上,又快速的退了出去。小穴裡也隨著這一個硬梆梆的東西插入身體,而感到飽漲起來。阿大的陰毛刺扎扎的刮擦著我蜜穴上方凸起的小荳荳,傳來一陣又一陣的刺麻感。

「呃…呃…呃…呃…!」兩隻雞巴在我的咽喉和小穴裡一出一入,我被他們抽插得悶哼著發出痛苦的呻吟。他們兩個很有默契的在我嘴巴裡和小穴裡先後抽送著,嘴裡含著的雞巴插進來了,塞在小穴裡的雞巴就向後拔,小穴裡插著的雞巴塞進來了,堵在我嘴裡的雞巴就往外抽,兩個人就像搗麻糬一樣,你一下我一下的輪流把雞巴頂到我的小嘴裡和小穴裡。

這兩個發情的畜生一邊用他們的雞巴強姦我,一邊嬉鬧著。小偉左手壓著我的頭,右手拿著攝影機,低頭拍攝被按在胯下的我含著他雞巴被抽插的樣子,還不忘嘲弄著我:「呵呵呵!涵琪,我的雞巴好吃嗎?嗯?」

他嘴上雖然說著話,胯下的雞巴可沒閒下來,依舊不停的塞在我的嘴裡抽送著。我被他抱住而不得不側過去含著他雞巴的頭,正因為他前後抽送的屁股而遭受劇烈的搖晃,他的下腹不斷的隨著龜頭插進我口腔而撞著我的臉。

我抬起臉看著他,小嘴和小穴都被這兩隻畜牲胯下的條狀物填得滿滿的,說不出話。我只能「嗚…嗚…嗚…」的發出哀求的哼聲……

「啊!對不起,我忘了,妳的嘴裡正含著我的大雞巴,忙得說不出話來呢!嘿嘿!」小偉戲謔的笑著說。

我顧不得他的嘲笑,因為我正被他插得嗆得一直咳嗽,口水不停的從兩邊嘴角流下來,陰莖擠進嘴裡來的時候帶著的空氣,在拔出去時攪和著我的哀鳴和口水發出了「嗚噗!嗚噗!」的聲音。而我的小嘴也因為被那隻雞巴給搪撐著,只能張得大大的,任由它在我的口腔裡滑動。

小偉嘲弄著我說:「看看妳賤的,含我的雞巴爽到口水都流出來了,這麼愛給男生含雞巴啊?賤貨!」接著他忍不住得意的笑了起來:「哈哈哈!人人都哈的校花張涵琪現在正在幫我含雞雞呢!大家知道的話一定都羨慕死了!」

我聽了很不舒服,但卻無能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緊閉著雙眼,忍耐著插在口腔前後滑動的陰莖帶來的衝擊,耳裡卻傳來了阿大的笑聲。

「哈哈哈哈!對呀!人人都想騎的校花張涵琪,現在正張開大腿躺在地上,給我們大家輪流騎!」阿大笑著,架著我張開的雙腿,抽送著他的雞巴對我說:「呵呵呵!而且還是新貨拆封喔!同學們要是知道了不曉得會怎麼想呢?」

蹲在那裏扼住我雙手的大支也笑了,湊過頭來對我說:「他們一定會很想知道妳這破麻好不好騎喲!」接著他靠過來,邪淫的笑著把嘴唇湊到我的耳朵邊吹著氣,對我說:「改天我們來辦一個試乘大會,讓大家都來騎騎看妳這個婊子!」

看到大支湊在我旁邊那一臉淫穢的表情,我又羞又氣,卻只能含著小偉的雞巴,紅著眼眶斜眼瞪著他。

「喲!生氣啦?別生氣,我們會幫妳找很多人來騎喔!」小偉笑著說:「等同學們知道心目中的女神張涵琪可以給大家騎,一定都會來騎看看。想想看,到時侯妳就有吃不完的雞雞了!」

「張涵琪,張含騎!張開大腿含著雞雞給人騎!妳媽真是給你取的好名字。」阿大說:「以後幹妳都要兩個人,一個負責騎妳,另一個給妳含雞雞。哈哈哈哈!」他淫笑著:「現在就已經有兩隻雞巴在伺候妳哦,爽吧?嗄?哈哈哈!」。

我氣極了,不顧嘴裡還塞著小偉的雞巴,惡狠狠的斜眼瞪著阿大,扭著頭,掙扎著想抬起身子反抗他們的壓制和羞辱。

「臭婊子!妳動什麼!乖乖的給我含雞巴!」

我才剛一動,阿大的巴掌就已經招呼在我雪白的乳房上了。接著就聽到小偉高聲怒罵著,把我的頭更用力的按到他的下體上。「嗚!」我慘叫著,吞進了小偉的雞巴,他的龜頭又一次的頂到了我的咽喉。其他人也同時用力的壓制住我。我再一次的被他們控制住。

「想反抗啊!嗄?臭雞掰!妳給我乖乖的吃屌!幹!」

小偉忿怒的按著我的後腦把我的頭壓在他的兩股中間大罵:「我幹!你他媽的是被操不夠是吧?嗄?我幹!」他抓住我頭髮不斷的快速扳動我的頭,用他的雞巴堵著我的小嘴前前後後的套弄著他的生殖器。「我幹!我幹!我他媽的幹死妳!」

「噢!」我噎的哀叫了出來!用著含糊不清的語調向他求饒:「嗚…!嗚…!嗚……!」但是他並不解恨,不但用手扳著住我的頭,用力的前後搖晃著讓我的小嘴去套弄他的雞巴,還一邊挺起他的腰用力的推送屁股,讓雞巴在我的小嘴裡面抽插著,嘴裡繼續罵著:「我幹!我幹!……媽的!張涵琪,妳想逃是不是?嗄!他媽的妳這個臭雞掰!看我操爛妳的嘴巴!」

「嗚噗!嗚噗!……嗯!嗯~!……嗚噗!」我皺緊了眉頭,脹紅了臉,痛苦的哀號著:「噢!噢噢噢…!」眼淚鼻涕流了滿臉,五官都因為小偉雞巴暴力的抽插而糾結在一起。臉部不斷的在劇烈的搖晃中撞到小偉的下體,伴隨著小偉暴漲的龜頭不停的頂到我的咽喉上。在雙重的衝擊之下我嗚咽著,因為雞巴在嘴裡的衝撞而哀鳴。

在一陣抽插的發洩之後,小偉的咒罵聲轉換成了呻吟聲,手上的動作也停了下來,但還是把我的頭按在他的胯下,只是不再搖晃我的頭去套他的雞巴,而是改為快速抽送他的下體,「喔!……喔!喔!…媽的,好爽…… 張涵琪,小賤屄……看我先操爛妳的嘴!再來操爛妳的屄!」

從他嘴裡發出的呻吟聲越來越大,在我嘴裡抽送的雞巴也動得越來越快。最後他乾脆把我的頭放下來,跨過我的身軀騎到我的臉上,把雞巴插進我的雙唇間,開始在我嘴裡抽送他的肉棒。

這下他的雞巴直直的插入了我的口腔深處,讓我幾乎要窒息,我細秀的鼻子埋沒在他的陰毛裡,而我卻只能張著嘴含著那隻雞巴,眼睜睜的看著那黑糊糊的陰毛在我面前忽遠忽近,隨著屁股的搖動不停的扎著我的臉。感受著那隻硬硬的肉棒直直的順著我的口腔塞進了我的咽喉裡,再順著我的舌頭滑到了唇邊。空氣跟著雞巴一起塞進了我的嘴裡,被肉棒擠到腮幫子上,混著我的唾液發出「嗚噗!嗚噗!」的抽插聲。

「噢!噢!噢!嗚噗!嗚噗!嗚……嗚~~~噢!」我呻吟著,痛苦讓我蹙緊了眉頭,盡量含緊小偉的男根,避免他太過激烈的衝撞到我的咽喉。口水再次被從嘴裡擠出來,沿著嘴角流下。但是小偉的肉棒一次又一次的衝破我的抵抗,一下又一下的撐開我的口腔,插進我的喉嚨裡。

我口舌的抵抗反而刺激了小偉的肉棒,他高呼著:「喔!喔!爽啊!喔!涵琪,想不到妳這麼會含!喔!幹,好爽!」快感讓他更積極的在我的嘴裡抽送他長長的兇器,用我的口舌磨挲他的龜頭和雞巴。

「嗚…嗚……」在一下又一下吞入抽出肉棒的反覆摏搗中,我痛苦的仰起臉,希望能改變口腔的角度,讓小偉的雞巴不要那麼直接深入的插入我的咽喉。我哀求的看著小偉,希望他能因憐憫我而停止,不然至少插入我嘴巴的動作能溫柔一點。但是只看到小偉分開的手臂上撐著他伏在我臉上的軀體。那隻禽獸挺著身子仰著臉,舒服得「喔!喔!」的呻吟著,他只顧著自己爽快,根本就沒有垂下臉來看我一眼,只是繼續不停的抽送著他的屁股,把他的大雞巴一下又一下快速而深入的插入了我的小嘴。

小偉的恥骨不停的隨著雞巴的抽插撞擊在我的牙床上,「嗚嚕!嗚嚕!……嗯……嗯~!」我發出聲聲的哀鳴:反胃和窒息讓我不舒服。但是我的臉被小偉的兩條大腿固定在他的股間,後腦枕在地上,頭部一點迴避的餘地都沒有。只有呻吟著,在小偉的屁股底下輾轉蠕動著雪白的軀體扭動起來。

「我肏!性奴就給我乖乖的躺著挨幹,動什麼!」阿大不高興的在我屁股上甩了一巴掌。

「嗚嗯!」我吃痛,抽搐了一下,疼痛使我艱難的翻動著白嫩的肚皮,潔白的身子因為痛苦而痙攣的扭曲著,像一條被釘在地上扭動掙扎的蛇。

我從塞著雞巴的嘴裡發出了「嗯!…嗯…!」的痛哼聲。因使力而挺起來的胸脯,讓飽滿的乳房顯得更高聳,隨著身體的起伏扭轉搖晃波動,兩粒乳頭像兩顆葡萄一樣挺挺矗立著微微顫動,旁邊起了一粒粒細細碎碎因為疼痛而浮起的雞皮疙瘩。

挺立的乳頭引起了阿大的興趣,他伸出了兩個指頭捏住了我的乳頭捻了起來。

「啊!」奶頭上傳來一陣一陣被扭轉的劇痛,我張大了嘴發出慘叫,而小偉的雞巴剛好也在我扯開喉嚨慘叫的時候,捅進了我的咽喉哩!

「嘔!」冷不防的被龜頭捅進了咽喉哩,我被狠狠的噎到了,再度痛苦的蜷曲扭動起來:「噁噁噁噁……」而小偉也在這時候高聲的叫了起來!「啊喔!爽ㄝ!原來深喉這麼爽快啊!」小偉興奮的說:「幹!我從來就不知道雞巴被女人的喉嚨套住是這麼爽的耶!」

大支笑了:「你看吧,我就說了嘛!口交最棒的就是玩深喉的時候!你除了會感到你的雞巴像在與陰道性交,而你的雞巴根部還被她的嘴唇含著,最妙的是你的雞巴頭還正在被她喉嚨的嫩肉套的緊緊的。」

阿大也笑了:「哈哈哈哈!爽喔!來,再來!」說著又在我的奶頭上用力擰了一下。

「啊~嗷…!噁!噁!」我慘叫著張大的嘴,正好讓小偉把他的雞巴捅進我的喉嚨,把後半截的慘叫聲堵了回去,而我因為嘴裡塞了雞巴的緣故,只能發出「嗷!嗷!」的聲音。

「喔!爽喔!哈哈哈哈!再來!再來!」小偉高興的跟阿大說。

「嗷~~!嗷~~!嗷~~~!」包廂裡響起了我一聲又一聲的慘叫,夾雜著他們哈哈哈的大笑聲!但在吵鬧的音樂聲中和隔音牆的掩蓋之下,外面的人只會以為包廂裡的男女喝茫了很嗨,根本想不到有一個少女正在包廂裡面遭受到同學的凌虐。

「哈哈哈哈!好像狼叫欸!」阿大捏住我的奶頭擰轉著,配合著他幹我的節奏蹂躪著它們,讓小偉在我的慘叫聲中把他的雞巴捅進我的嘴裡玩深喉:「呵呵呵,涵琪是女色狼!含雞大怪獸!哈哈哈哈!…不對!涵琪是隻小母~狗!被兩隻大~雞巴,幹到爽得一直叫!」。

我這時涕淚縱橫,小偉騎在我的臉上,我的兩隻手被大支扼在地下,除了乾嘔和慘嚎之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更無法反抗,只有痛苦的扭動身軀,想擺脫阿大捏在乳頭上捻轉的指尖,和騎在臉上強迫我口交的小偉。

就看到我被小偉跨騎在臉上的身體因為疼痛,不停的擺動屈伸著。雪白的胸脯在翻來扭去的掙扎中左右輾轉,隨著我抗爭時的呼吸起伏不已,柔軟潔白的乳房隨之搖晃波動。纖細的腰肢搖擺著,粉嫩的肚皮時而蜷曲,時而伸腆,時而左右上下的不停扭動。高舉著的雙腿大開,晃蕩著翹在半空中的絲襪美腳。包覆著紫色絲襪的纖巧腳尖也隨著雞巴插穴的抽送,不自覺的翹起,繃直,翹起,繃直…….。

這是「深夜區」~專屬成年人的福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