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深夜區」~小屁孩別來亂!

被虐待的痛苦讓我用力曳動纖細的腰肢,左右扭轉豐腴的臀部掙扎著。我用力擺振著恥丘試圖甩掉插在陰道裡的雞巴。下體上黝黑的小小一撮陰毛在飽滿而凸起的玉白恥丘上,隨著骨盆上上下下擺動而隨之起起落落。捱著插的小穴也隨著恥丘的擺振,隨之使得束住阿大男根的小陰唇磨轉著他的下體,看起來就像是我淫蕩的在迎合阿大的抽插。

 

「嗚~!嗚!嗚!」從我的喉嚨迸出了痛苦的哀號,陰道裡也隨之收縮,夾緊了阿大的雞巴。

 

「哼哼,爽了齁?腰動的這麼厲害呀!是有多想要啊,嗄?」接手拍攝的大支,從錄影機的視窗裡看著我在地上扭動掙扎的身軀笑著說:「是上面的嘴裡含的雞巴比較好吃,還是下面的嘴裡塞的香腸比較好吃啊?」

 

「嗚……嗚……嗚……」我含著雞巴淚流滿面。一點都不爽!被人強暴只會有不舒服而已,怎麼可能會爽?可悲的是我受到這樣的羞辱卻無力反抗,連想辯白幾句都因為嘴巴被小偉的雞巴堵著,說不出話來!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發出「嗚嗚嗚」的悶哼聲,做為微不足道的抗議。

 

他繼續用言語凌辱我:「嗯?學妹?還是挨學長的大雞巴插穴最爽了,對吧?」我屈辱的又掉下眼淚。

 

這時,伴隨著小穴裡的雞巴的衝撞變得更激烈,乳頭上傳來更加劇烈的疼痛,原來是阿大被我掙扎收縮的陰道吸到了高潮,快感使得他加速了下體的衝刺,幹我時更加用力的緊捏住我的乳頭。

 

「啊!啊!嗷!噁!」哀號轉換成了慘叫,我在地上反側著。在慘叫聲中還不斷的被小偉用龜頭玩深喉!

 

「啊啊啊!…喔!…爽了!爽了!……喔!喔…!」不斷升高的快感令阿大嘶吼著:「喔!…涵琪…妳好會夾!好會夾!喔…!」

 

歡愉伴隨而來的肌肉收縮,痙攣,讓他的雙手捉緊了我的乳房,「喔!……爽了!爽了!…喔!…爽了!…爽了!」這使得捏在我乳頭上的指頭更向上的拔起了我的乳頭。而阿大則是沉浸在歡愉中:「喔!……涵琪……喔!妳的雞掰…喔!…喔!肉緊…!」

 

「嗷~!」我痛得飆淚!不住的尖叫掙扎,在他們的胯下扭動著嬌軀慘叫,更厲害得甩動下體想逃。痙攣的小穴裡面反而收縮得更用力,結果把阿大的雞巴嗉得更緊。

 

「喔!喔!喔!…又緊了!又緊了!…喔!」阿大果然爽得受不了了,大呼:「…喔!喔!涵琪!涵琪!妳這隻母狗的雞掰肉太緊了!喔!妳這隻母狗…好會夾!好會夾!」他高聲地叫著:「…喔!受不了了!涵琪!一起高潮吧!」

「啊!!!」在我奶頭被扯到最疼的時候,阿大到達了最高潮!就感到阿大的龜頭在我小穴裡一漲,緊接著瞬間一縮,他的男精就如洪水破閘,奔騰爆發,萬千隻蠕動的精蟲就隨著他的滾燙的淫慾一起噴洩進了我的體腔裡。

 

「啊啊啊…!我高潮了!我高潮了!喔…!喔…!」

 

阿大嘶吼著,歡娛的沉浸在射精的爽快之中。射精時的肌肉收縮,讓阿大更用力的捏住了我的奶子,把我的兩個乳房鉗到了最緊!而且也拉到了最高。「啊啊…!」我的乳房上傳來一陣陣撕扯的劇痛。濃濃的精液在我的劇痛中飛速的射了進來,灼熱的黏漿一股股擊中了我的子宮,在我的小穴裡爆開來!

 

「噢!!!噢!!!噢!!!」我含著插在嘴裡的雞巴瞪大了眼睛,在他們的胯下聲嘶力竭的慘嚎著。阿大握緊了我的乳房,仰起了身子,抽搐著把他的下體緊緊的貼在了我的下體上,說:「喔!…我肏…!涵琪!妳這隻母狗!妳這隻母狗…喔…!!真好幹…!真好幹!」

 

「噢!噢!」隨著快感的消褪,阿大趴在了我的身上呻吟著,他的雙手還是用力的攀著我的乳房。膨大的龜頭在我的小穴裡面一跳一跳的,每一跳就一股熱流隨之噴濺到我的小穴裡。我僵硬的腆著腰,忍受著他射出的精液重擊在我的花心上。

 

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在阿大的射精過程中停了下來,連包廂的音樂和小偉的抽送都好像停止了,在茫然的空寂中,我只感覺到還在我的小穴裡面垂死跳動的雞巴,以及腆起腰來繃緊了的身體,而我挺起來的胸脯正隨著我的喘息大力的起伏著。

 

「喔…!」他緊繃的身子終於鬆懈下來,插在我小穴穴裡的肉棒雖然還是硬梆梆的,不過也慢慢的失去方才的膨大,漸漸的疲軟下去了,但是還是在我的陰道裡一抖一抖的抽搐著。

 

我放鬆了身體,仰躺在地上,無神的雙眼仰望著上天,認命的等著阿大把他的髒東西在我的身體裡排洩乾淨。小偉跨騎在我臉上,我嘴裡噙著他的雞巴,雙手交叉著被大支扼在頭頂上方。雙唇被含在嘴巴裡面的硬物前後抽送,我愣愣的看著壓在我面前上方來回曳動的陰影。感受著阿大在我身上的喘息,和那條在我陰道裡不斷噴洩穢物的陰莖。

 

那條在我小穴裡面的雞巴在垂死的跳動中每抽搐一次,就吐出一股濃精噴射到我的身體裡,黏答答,燒燙燙的髒污從他的雞巴口裡吐出來,一次又一次的在我的子宮裡爆漿,同時也把恥辱的印記噴射到我的心坎上。

 

隨著小穴裡的雞巴疲軟的死去,我的淚也跟著從眼角流了下來,又一個男生用我的身體發洩了他的獸慾。我是一具肉便器,一個骯髒的公眾廁所,張開大腿,讓大家排隊輪流當馬桶上。男生們都隨意的到我的身體裡把他們的精液發泄。豪玩完了換大支玩,大支洩了之後是阿大上,阿大騎了我還有小偉在排隊,等阿大上完了,就要輪到小偉來上,而我只能無助的躺在Ktv裡張開雙腿給他們做便器,乖乖的接受他們把穢物排泄在我的身體裡,沒有人管我是否願意!也沒有人介意我是否在乎!

 

在時間的空白之中,我不停的流著眼淚。

 

等待阿大把他的精液在我的身體裡排洩乾淨的時間彷彿靜止了一世紀那麼久,小穴裡的雞巴終於被拖了出去,我感到阿大從我張開的兩股之間起身離開,他那條棒槌在退出我的小洞洞的時候失去力量的萎荏了下去,帶著灌注到我身體裡的精液從我的陰戶中垂落,黏黏白白的體液順著我的肉縫漦流而下,沿著我的會陰流到我的股溝,然後滴瀝而下。

 

我軟癱了下來,高舉的兩隻腳丫緩緩的落到了包廂的地板上,然後彎屈著的膝蓋無力的向兩邊分開倒下。凌亂的衣著再無法覆蓋住我的胴體,漆黑的長髮披散在我的腦後。裸露著肉體的我就這樣屈著膝蓋,張著大腿,像隻翻過肚子的青蛙一樣,露出雪白柔軟的肚皮橫陳在KTV的地板上。臉上還壓著一個下體赤裸,正在抽動屁股的男生。

跨在我臉上的小偉正賣力在我嘴裡抽送他的雞巴,肉棒反反覆覆的推擠著我的唇,在我嘴裡進出著。遭受到摧殘蹂躪後的我無力的嗚咽著。阿大從我身上爬起來,順勢坐在我的兩腿中間,伸出一隻手。撫摩著隨著我的呻吟起伏的潔白的腹皮。然後沿著我軟嫩的腹皮滑下,摩上了我的恥丘。指端旋繞著在這恥毛叢生的突起上把玩我的體毛。然後順著下體的曲線滑落,用四隻指頭抵在了我剛剛被他在裡面射過精的陰戶上按壓。

 

他用中指和無名指的指腹在我濕淋淋小穴縫上揉摩,回味著剛才的快感。漸漸的他的手指陷進了我的兩片大肉唇之間,順著我的小穴縫隙上下的游移著,然後繞著小陰洞的入口處慢慢的畫著圈,搓揉著我的小肉瓣。揉著揉著這兩根指頭就滑入了我的小穴裡,在小穴的口上緩緩的抽送指尖掏著我的小陰洞。

 

陰戶裡的淫水,精液順著他的掏弄湧出,流了阿大一手和一地。

 

「涵琪,呵!真爽!一定要找時間再幹妳一次。」阿大說著起身,隨手把流到手上的精液抹在我大腿根部的絲襪上。套到腰際的紫色絲襪在褲襠中間上被撕了個大洞,露著凸起的三角洲。

 

布料張力勒出紫色絲襪和潔白肌膚的分界線,突顯出飽滿的恥丘上那叢烏黑柔亮的陰毛。在左右張開彎曲著倒向兩邊的雙腿中間,可以清楚的看見處女緊緻光滑的小蜜唇禁不起一再的摧殘,開始充血變得憔悴。原本嬌嫩飽滿的陰阜開始紅腫,本來深藏在小縫縫中間緊閉的小洞口現在無力的微微張啟著,從小洞洞裡面慢慢的流出了濃濃白白的黏液,牽著一條長長的銀絲,緩緩下墜著,一滴一滴的漦落在地板上。

 

我感覺到塞在我口腔裡那隻硬硬的東西向外滑動,小偉把插在我嘴裡的雞巴拔了出去。雞巴上面軟軟的包皮移動著摩娑過我的顎、我的舌。那根肉棒在離開我的嘴巴時候還拖著那顆大大龜頭後面的肉稜子擦過我的口腔、我的雙唇,然後發出「波!」的一聲,從我的雙唇中間離開。

 

我黯然的垂下眼皮,想轉過臉去。幾絡烏黑的青絲垂覆在我白皙的面容和嬌豔的紅唇上,晶瑩的淚珠猶掛在我長長的睫毛上,而微微腫起的朱唇邊上更儘是白濁濁,濕淋淋的水痕,那是被大支的陽物凌辱糟蹋後和小偉雞巴強暴肆虐過的痕跡。

 

小偉從我的身上爬起來,然後跨過我的身體。我看著懸吊在他下體那黑糊糊、軟趴趴的肉囊上面,正昂揚怒張著一支堅挺硬翹的大雞巴。那一條等一下要用來侵犯我身體的醜陋兇器,在侵犯過我的小嘴之後已經變得更張揚、更兇暴。雞巴頂端暴漲著一顆像雞蛋一樣的龜頭,令人看了更怵目驚心。

 

果不其然,他一離開我的臉,就立刻擓著我的腿把我拉過去,把他的下體對著我分開的雙腿中間,用那支我含吮過的凶器插入了我的身體。

 

剛被射過精的小穴裡充滿了黏黏滑滑的液體,因此小偉的雞巴很容易就插了進來。認命的我身心俱疲的躺在地上,木然的隨著下體傳來的抽送,神情渙散的捱著小偉的抽插。只想著讓他趕快洩完之後結束這場惡夢。小偉每一頂,我的乳房就跟著晃一下。

 

大支說話了:「幹,學弟,你這樣插,她都沒反應耶!」

 

「我爽就好了,誰鳥她啊?」小偉一臉不爽的回應著,但是雞巴幹我的動作仍然沒有停止的跡象。我依然無力的張著兩腿,從順的配合著他的抽送。乳房一直在前後微微搖晃著。

 

「不然現在是要怎樣?她都已經被你們幹翻了。」

 

「要刺激她,讓她爽啊!」大支說:「除了雞巴的快感之外,還要創造視覺和聽覺的享受啊!」他壓低身子湊近小偉說:「你不覺得幹一個沒表情沒聲音的婊子,就跟插香蕉皮一樣無聊嗎?」

 

小偉想想,說:「媽的,也對。我打手槍的時候還放片AV咧!」他笑了:「那就玩一點特別的好了。」說完就從我的小穴裡抽出了他的雞巴,站了起來。

 

而我只是軟軟的仰癱在地上不想動彈。麻木的看著雞巴翹得高高的小偉,晃啊晃著他的卵蛋和肉棒伸手拉直了我的雙腿,再把我的雙臂併攏放到體側,然後扳住我的軀殼翻轉,我一動也不動,任由他把我翻過去。

 

小偉抱住了我的腰往上提,把我的下半身拉了起來,讓我屁股撅得高高的趴在地板上跪著。白色大圓領的寬版T恤衫從身上滑了下來堆疊到了纖白的後頸,烏黑的長髮隨即從我背上披散下來,半遮掩住我貼附在地板上的清秀臉龐。白晰平滑的背上橫著一條胸罩的黑色背扣,而胸罩則被拉上去橫在胸前,光滑的美背和兩粒32D軟軟的潔白雙乳露了出來,飽滿的乳房失去胸罩支撐,像兩個雪白的水袋沉甸甸的墜在胸前。凸起的乳頭小小的、粉嫩粉嫩的點綴在垂落的乳尖上。本來光滑白皙的軟嫩乳房,現在東一條、西一條的佈滿了阿大蹂躪後的紅色指痕。

阿大忍不住伸手過來撫觸著它們。他用指背拂著我乳房上的肌膚,用指尖輕摳著我乳首的小蓓蕾。我的乳房隨著他指尖的撫觸輕輕搖晃著。阿大另一手的攝影機對著我的臉,拍攝著他撫弄我的乳房和我失神的迷濛表情。

我呆滯的半閉著雙眼,櫻唇無力的微微張開。耷拉著的雙臂軟趴趴的,伸展在我跪著的雙膝的兩邊。掀翻起來的牛仔短裙從腰間垂落,包在紫色絲襪裡的黑色丁字小內褲被拉下來,褪在大腿中段,繃成了一條黑色布索,把潔白圓潤的大腿環勒出一圈深陷的凹痕。豐腴的臀肉中間深深的凹陷下去,把整個潔白臀部分成了渾圓的兩球。在兩坨白玉脂般的腴臀凹陷處的最中間,那個像桃蒂的位置,有一個泛著粉紅的小小的洞。洞緣一瓣一瓣的皺褶正因為撅起的屁股而微敞著顫動。洞下緊緻的谿谷兩邊鼓脹著兩片飽滿的大肉唇,兩片肥嫩的大肉唇包夾的緊緻的谿谷中間,像蝴蝶展翅一般的吐出了兩片粉紅色的小小肉瓣,兩片小肉瓣因著我撅起屁股跪著的姿勢,像初綻放的蓮蕊般微微張開。整個臀部像極了一顆肥嫩多汁的水蜜桃。

 

現在這一顆肥水蜜桃正是濕淋淋的,因為剛剛遭到大家的輪流姦淫之後,灌注在陰道裡的精液被肉棒插進來一陣翻攪,被搗成一片白漿,從我的小穴裡滿溢出來,糊得我下體上到處都是。陰毛也被這些白漿弄得黏糊糊,白濁濁的一片狼藉。餘瀝正從濕漉漉的兩片小蜜唇中間的小罅縫裡淌下,流到了兩腿中間那聚成一撮的陰毛尖尖上往下滴瀝。

 

「這次是要從後面插進來吧?」我木然的想著,像具死屍一樣兩腳開開的伏在地毯上,等著小偉把他的雞巴插進來。

 

唾液從我微張的嘴角流了下去,和眼淚一起濡濕了我的臉頰和周遭的地毯。反正我已經無所謂了,我的身體已經被他們這幾隻骯髒的禽獸玩弄過了,連肚子裡都飽脹脹的被灌滿了精液,身上再沾染多一點或少一點穢物又有什麼差別呢?

 

反正該來的總是要來,抵抗也沒有用。

成人「深夜區」~小屁孩別來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