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來「深夜區」~只限成年人的福利!

小偉來到了我的身後,把他的髒手我的屁股上在拍打著,然後在我的兩片臀肉上又挼又抓,尤其是他那兩隻姆指,就抵在我的外陰部上旋轉揉壓。我的兩片小蜜唇就隨著他姆指的揉轉一開一合,流著黏液的小穴一張一闔的摩擦發出「嗒!嗒!」的聲音。

    「呵呵呵呵,美景啊!」小偉揉了一會兒,用一手的拇指摳著我的外陰向外掰,另一手就伸出食指插進了我被扳開的小陰洞裡,在裡面旋轉著摳弄,空氣隨著小偉手指一進一出的鑽動進入了我的小穴,和阿大射在我陰戶裡的精液攪拌在一起發出了「咕啾!咕啾!」的聲音。

    小偉一邊用食指在我的陰戶裡攪動抽插著,一邊對我說:「涵琪,看看妳的小穴,都被插到流白漿了!呵呵呵!」說著又塞了一根手指進來抽插我,我趴在地上,撅著屁股強忍著他的指姦。不用他說我也知道我的下體現在已是一片狼藉,但我只能流著眼淚任他淩辱。

他手指在我的陰道裡越抽送越快,陰戶裡的精液因著手指的進出而溢出了我的小穴,刺激越來越強,「哼哼哼哼…」我忍不住跟著手指抽插的速度從鼻腔裡發出呻吟,小偉越抽越快,然後忽然放慢了速度抽插,抽出一根手指。「噢!」我隨之抽蓄了一下。小偉另一隻手指的動作開始變成向外掏,我感覺到陰道裡的液體順著他的手指流出來,流過了陰阜滴了下去,我以為他又要像剛剛那樣逼我吃下去,沒想到他竟然是順手抹在了我的臀部,把我的外陰部和股溝裡都抹得黏黏滑滑的。

接著他挺挺的直起了身子,一手扶著我厥起的臀部,一手握住他的男根,將他的雞巴頭對準了我的陰戶,在我的肉縫裡上上下下的摩娑,卻也不插進來。我已經放棄了掙扎,心裡想的只是希望他快點插進來,趕快完事。好讓我快點得到釋放,脫離這場噩夢。

但是他並不急,用他的肉棒在我的外陰磨蹭了一會兒,似乎覺得滿意了,就兩手按住我的臀部,挺起腰抵住我的陰阜向前一送。我以為他要插進來了,沒想到他的肉棒竟然向上滑開,頂到了我的肛門。正當我以為他要重來的時候,肛門忽然傳來一陣的劇痛!

「啊!」我慘叫著,本能的向前一傾,趴倒在地板上,想躲開他雞巴施在我肛門上的壓力,但是他順勢就壓到了我的身上,順著我的屁股縫想用體重把他的雞巴用力的插入我的肛門。

「啊~!啊~!」劇痛讓我清醒過來。我慘嚎著仰起上半身,揮動四肢拍打地板,掙扎著想爬離小偉的壓制。他伸手從後面摀住我的嘴,不讓我發出聲音,同時又用膝蓋頂開了我的一條腿企圖插入我的肛門裡。我一直不停的哀叫掙扎,勾起雙腳踢騰著,想要掙脫他的壓制。

「學弟,插不進去喔?」大支問。

「對呀!這破麻屁眼沒給人幹過,很緊,又一直動來動去,不好插。」小偉回答。

「幹,要不要幫忙?」大支又問。

「欸!好啊,學長幫我把她抓牢。」小偉說。

我瞪大了眼睛驚惶的聽著他們的對話,拼命的撲打地板,哀求、掙扎,但是被摀著嘴使我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一直從喉嚨中發出悲慘的嘶嚎。

「嗚!嗚!」大支過來坐在我的面前。我瞪眼看著大支,死命的從喉嚨裡擠出哀求的聲音。但沒有用,這冷酷的傢夥沒有一點同情心,完全不為我所動。

小偉放開了摀著我嘴巴的手,我立刻大聲哀求著:「啊~!啊~!不要啊!」包廂裡的音樂聲蓋過了我的音量,但我還是盡力的嘶吼著:「不要啊!不要啊!救命啊!」

大支伸手把我攬到他的身上,把我挾制在他兩腿之間,而我發了瘋似的拼命撲打他,但是我的力量對他起不了任何作用。他一手捉住我一隻手,一手抓住我的頭,把我摁在他胸口。「嗚嗯嗯嗯……!嗚啊啊啊……!不要啊!放了我吧!」我趴在大支的身上號哭著,用僅剩的一隻手不停的拍打著大支,可是我的軀體已經被他控制住了,這隻手只能毫無作用的拍打在地面上。小偉一手按住我的屁股,一手喬好他的雞巴,再一次的試圖把他的雞巴插到我的肛門裡;我奮起身上所有的力量,扭動著,掙扎著,就是不讓他得逞。

「喔幹!不要亂動啦!」幾次都無法插入,小偉不耐煩起來,用力的在我屁股上打了一巴掌,「啊啊!」我痛叫著停止了抵抗,伏在大支身上哭泣,可是當小偉喬好姿勢,再一次的準備插入的時候,本能使我又一次的奮力抵抗起來。這下子惹得他火大了,在我的屁股上就是一頓暴打,打得我挺起身子來呼天搶地的一陣慘叫。

大支低著頭看著我受苦的表情,笑了:「哼哼哼!學妹,妳的表情真讚,媽的,讓我的雞巴又硬了呢!」接著他擡起頭來對小偉說:「老是這樣插不進去也不是辦法,來!你把她擡起來。」

小偉依言把手插到了我的脅下,把正在低頭哭泣的我拉了起來,接著像把尿一樣擓住我的膝彎把我抱起來。旁邊拍攝的阿大立刻湊過來對著我張成M字的兩腿中間取景。我驚惶的向他們張望著,哭號著哀告:「不要啊!求求你們,放了我吧,求求你!」小偉冷酷的架著我,大支躺到了地板上。我驚懼的低下頭看到他仰臥在我的兩腿中間,調了調位置,把他的下身對正了我的下體,伸手扶住他那隻正衝天高昂,硬挺暴漲的碩大雞巴,說:「好,放下來。」我猛得一驚,想起剛剛被他那隻二十公分長的粗大雞巴捅的痛苦經歷,擡起頭來,拼命的搖著頭,苦苦的哀求他們:「不要啊!學長,不要啊!不要了啊!小偉,求求你們放過我吧!」

但是他們怎麼會放過我呢?我驚恐的看著小偉把我的小穴對準了大支的龜頭,狠心的放到了大支的肉棒上。我感覺到他那一顆巨大球體觸碰在我的小穴口,驚呼起來:「啊啊啊啊~~不要啊,小偉!不要啊!」我絕望的嘶喊著。只感到身體一沈,小偉鬆手了。「呃…啊~啊……」我哀叫起來,那一根巨大的硬物再次撐開了我的小穴,穿刺到我的身體裡。而且這次肉棒因為地心引力,和陰道中精液潤滑的關係,一下子就深深的刺入了我的腹腔,用力的頂到我的子宮上。

「啊啊!啊~!」我圓睜了眼,張大了嘴,仰著身子,挺著胸,小穴裡被大肉棒過度擴張的飽漲,讓我的哀嚎喊了一半就凝結在空氣中,只能痛苦的呻吟著坐在大支身上喘氣,一對32D的乳房高聳著,隨著我急促的呼吸顫動。

小偉鬆開手,陰道飽漲弸裂的劇痛帶來的無力,讓我隨著小偉放開架著我的手而萎頓的伏在大支的胸前哭泣。大支抱住我,對小偉說:「好,來,你可以幹她了!」

原來是這樣!想到要被這樣變態的對待,我「嗯吭~!」的一聲嚇得又哭出聲音來。你們這兩個變態!「嗚~!我不要!我不要!」我奮力吶喊著。回頭看著身後,小偉已經跪在我的屁股後,手上還抓了一個Vodka的酒瓶。

「哼哼,幹!妳這賤屄,不給我插噢?等等看我怎麼幹死妳!」小偉淫笑著,語帶威脅的對我說。

我驚恐的看著他,努力掙扎著想要逃離小偉,但是身體被大支固定在胸前,他的雙臂牢牢的箍著我,我只能扭著屁股不停的左右回顧,想弄清楚小偉即將要對我做的是什麼事。就看到小偉一隻手按住了我的屁股,接著感覺到他的拇指和食指伸進了我的股溝,按在了我的肛門左右。我驚懼的看著他的動作,哭泣著不停哀求:「啊!不要啊小偉!不要啊!嗚嗚…」。時間彷彿靜止,我的肛門隨著他手指的用力逐漸的向外分開,原本在肛門內部的括約肌也被翻出來,一股寒意侵入身體。我恐懼的抖著屁股,不知所措的凝待著即將要發生在我身上的事。雖然不知道會是什麼事,但我知道一定很變態。接著屁眼一涼,他另一隻手竟然拿著酒瓶抵住了我被掰開了的肛門。「啊!」我驚嚇中倒抽一口氣:「不要!」還沒把話說完呢,小偉握著的那只酒瓶已經用力的塞到我的屁眼裡了。

「啊!啊!啊…!」突然滑進肛門的冰冷異物撕裂了我的肛門,我哀嚎著撲打著地板,用力的上下甩動臀部,想要擺開正在向我肛門深入的酒瓶。大支一手箍住我的腰,一手按住我的頭,緊緊的固定住我讓小偉把酒瓶插入我的肛門內。

我尖叫哭泣著:「不~!小偉!你不要這樣!我的屁股裝不下啊!」

小偉當然沒有因此而住手,繼續用酒瓶向我的肛門裡戳。瓶口一點一點的向我的屁股裡滑入。

我慘叫:「啊!停啊!你會殺了我!啊~!」

我弓起了背,收緊臀部向前退縮,想逃避這個向我直腸裡滑入的冰冷異物,但是它擠壓著我的括約肌,不停的向我肛門裡深入。

「呃呃呃…啊啊…」我感到肛門逐漸在張大,酒瓶逐漸的塞入屁眼裡面。

我死命的頂在大支身上,雙手不停的拍打地面,頭部左右用力搖晃著,拼命地收屁股。屁股上的肉繃得緊緊的,抵拒著粗大的瓶頸向我的屁眼深入。

「我會死……!我會死……!小偉你饒了我……我的下面快要裂開了……下面要裂開了啊!」緩慢的插入進程加倍了我的痛苦。

「啊……!……啊!」我張大了嘴,全身不停的猛震,大顆大顆的淚珠往下掉。大支雙手緊緊摟住我的身軀,強力控制住我瘋狂扭動的身體。

我的苦痛在這虐待性的入侵中每毫米都增加著,抽緊的肛門一寸寸的向瓶頸屈從,張開讓路給這個冰冷的侵入者。我無助的身體面對這汙穢的汙辱,能做的事只有啜泣。

小偉獰笑著:「先用酒瓶把妳的屁眼通大一點,等一下再來慢慢的幹妳。」

我疼的全身亂顫,無法回答。瓶頸不斷的深入,肛門被擴張到了極限,肛門口的括約肌向內陷入,被推到身體裡去。上面原本清楚的肉褶也消失了,現在緊緊地束在瓶頸的周圍。我已經痛得不敢動彈了,拼命的咬緊牙根,繃緊了身體悲鳴著,忍耐著異物繼續向肛門裡面的擴張。出其不意地,酒瓶忽然整個向我體內滑入,瓶頸完全沒入了我的直腸內,瓶身緊緊地抵住了肛門口,令我倆都吃了一驚。

「啊…啊…」我呻吟著,精神已是脆弱不堪、瀕臨崩潰的邊緣。

「呵呵呵,進來了。媽的,隔著一層肉,我的雞巴都感覺到了!」身下的大支笑了:「學妹,爽噢?兩個洞都很有感覺對吧?」

我低頭趴在大支身上無法回答,兩隻手扶著他的胸膛,向上彎拱著提高了身體,收緊了臀部,趁著小偉虐肛的空檔喘息著。我屁股裡夾著一支酒瓶,在恐懼中悸動的張大了嘴喘著氣,大顆大顆的淚珠從我的眼中往下淌。感覺著停留在我肚子裡的那一個冰涼粗大的東西,塞著我的肛門,充滿了我的身體。我咬著牙忍耐,夾著屁股一動也不敢動,下身前後兩個洞口都被撐成飽張的圓緊繃著,彷彿一動就會爆裂。腹部前後各有一個異物填塞在肚子裡,有種說不出來的異樣的飽脹感。

「剛剛不給我幹是吧?現在我就叫酒瓶來插爆妳!」小偉的淫笑著,對我說:「插完之後還要用我的雞巴再幹妳一次!」

說著他就拉著冰冷的瓶頸又向後退出,但是它的外壁跟我肛門缺乏潤滑的括約肌緊緊的吸附住,我的直腸黏膜跟著被一起向外扯,殘忍的是小偉插入和拔出的時候都會旋轉酒瓶,這更讓我痛到連哭都哭不出來,幾乎暈過去。

退出的酒瓶毫不留情的折磨著我的黏膜。不同於插入的時候,緊繃的身體夾住了瓶頸,向內收縮的肌肉拉住了酒瓶不讓它向外拔出。兩力相掙的結果,使得苦痛在這抽拔的過程裡似乎每一分每一毫都比插入時增加了兩倍。加上小偉都會故意旋轉瓶身,這樣的虐待更讓我彷彿置身於地獄之中。我仰起臉向上彎起了身子,張大了嘴卻發不出聲音。瓶頸一寸寸捵長我的腸壁,腸道一毫米一毫米的向外撕裂。我的身體顫抖著,疼的一動也不敢動,緊縮著全身忍耐著小偉把瓶口向外拔。身體的痙攣加重了虐待的痛楚,也使得我的小穴緊縮,牢牢的吸住了大支的雞巴。他興奮得叫嚷起來:「喔!媽的屄咧!夾的好緊囁!」

痛苦中感到一個東西在陰道中向我得肚子裡推進,是躺在身下的大支。在我肛門感受到痛苦的時候,把他的大雞巴向我的身體深處插入,享受此刻陰道的縮緊。我感到他按著我的屁股,把他的骨盆朝上推送,將那一隻正擎天的昂揚的鐵柱向上頂起。小穴一吋吋的被它填滿,粗大的陰莖像個楔子一樣一點一點的撐大我的陰道,分開我的身體。陰道的底端被脹的發硬的球體盈滿,漲鼓鼓的大龜頭抵到了花心。但它還是抵著我的子宮繼續深入我的體腔,向裡擠壓我的身體,就像要穿透我得肚子一般。

「呃…啊!…啊啊!…啊!」我發出呻吟。硬梆梆的龜頭頂在我的子宮上停了一會兒,才慢慢的向後退出,花心上的壓力驟減。「唔~!」我舒了一口氣。撐開的陰道收攏了起來,體腔內的產生的負壓使合攏的陰道更夾緊了大支的肉棒,彷彿捨不得他的雞巴後退一樣緊緊吸住他的龜頭。像內緊縮的力量阻住了向外抽拔的動作,增加了陰道裡的滯縮,肉棒和龜頭稜子挼搓著陰道黏膜滑動,拉出了兩片小陰唇和陰戶周邊的肉,撐大了陰道開口。

「呃!」在我感到龜頭搓著我私密的小荳荳的時候,那大家夥又頂了上來,整隻滑進了我的陰道,把兩片小陰唇和陰穴口的肉又塞了進去。

「噢!」我一緊縮,下體又把大支的陰莖吞了回去。肛門裡的酒瓶讓我全身僵住,繃的緊緊的身體讓我清楚的感受到陰穴裡面雞巴的移動。

陰莖幾次的塞入和抽拔後,滑動的瓶子到了肛門口,帶得屁眼裡面向外翻出,把肛門口撐成一個圓。眼看就退到剩一截瓶口在肛門口上,但隨即又塞了回來,把屁眼外的肉又擠了進來。「呃啊!」我慘叫出聲,向前撲倒在大支身上。我弓起背,縮緊了屁股,眼淚飆了出來。還沒緩過來呢,屁股裡的瓶子已經又拔了出去插回來,我再次瘋狂的扭動起身軀哀嚎起來。

「啊!啊!屁股要裂開了啊!……啊!啊!」我正慘呼著,瓶子再度又拔出去插了回來。

「啊….痛痛痛……!」話音未落,瓶子又一次插入了我的肛門。

「停啊!我不要了……嗚嗚嗚…」我哭喊著。

在酒瓶的抽插下,我劇烈的上下振動著身體,曳動臀部,哭叫著想逃避插肛的苦痛。但擺振的臀部,卻帶動了我的小穴上上下下的套弄起還插在身體裡的陽具。膣腔裡面跟著骨盆底緊縮的肌肉,嗉緊了大支的雞巴,大支爽的一直叫:「喔!好緊!媽的,一縮一縮的,還會自己套雞巴!比剛才還會夾叻!」

他嫌我身上的衣服一直甩動,就抓住了我的衣緣下擺,把我的白色大圓領T和黑色胸罩一起脫了下來。接著抱緊了我的腰,開始上下挺動起他個骨盆,將他的雞巴在我的身體裡展開衝刺。

快來「深夜區」~只限成年人的福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