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深夜區」~小屁孩別來亂!

 「啊!啊!屁股要裂開了!」我赤裸著上身在他們的包夾下仰起了臉哀嚎著:「啊!啊!啊!停啊!… 求求你們停啊!」雞巴撐圓了一前一後兩個小穴洞,洞口的肉彷彿撕裂開,被肏得翻進翻出,火辣辣的痛得我不停的大聲慘叫。一對豐潤的玉乳在雪白的胸前劇烈晃動著,兩粒粉紅色的小奶頭垂在豐乳尖端亂顫。大支怕引起外面的注意,伸手摀住我的嘴巴,並且示意阿大把電視音量再開大聲一點,我已經腦子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不斷聲嘶力竭的在尖叫、在嘶號。大支按住我的頸子,把我湊近他的臉,用他的唇堵著我的嘴不讓我發出聲音來。

    「嗚唔唔唔…… 嗚唔唔唔……」酒瓶和陰莖在我的身體裡一進一出的抽插著我的肛門和陰戶。我號泣著,捱著他們兩人的虐待。

不知道酒瓶在我的肛門裡這樣一擠,一鑽,還帶旋轉的抽插進出了多少次,小偉才把它拔了出去,拔出去的一瞬間,我感到肛門一鬆,一陣液體彷彿從我屁眼裡噴出。我也不知道從我身體裡噴出去的是什麼東西了,只知道自己的身子也跟著一軟,攤在了大支身上。耳朵裡還聽到小偉的笑聲:「把你這破麻的屁眼用酒瓶通一通,大小剛剛好插進去…。」接著就感覺到小偉的身體貼上了我的下身,雙手按到了我的屁股上抓住我的屁股肉,把兩隻拇指摳進了我的屁股縫,用力的掰開了我的兩瓣屁股肉,把他的陰莖頂在了我的屁股上,用力一抵,「咕滋!」一聲,他的龜頭插進了我的屁眼。

「啊~~!」我慘叫出聲,被龜頭插入的屁股像撕裂一般。我痛的說不出話來,咬著牙根,面部表情糾結在一起,緊緊伏在大支身上不能動彈。緊窄的肛門畢竟不同於陰道,沒有愛液潤滑,剛剛雖然經過酒瓶擴張,還是很滯澀的不易插入。

於是小偉的雞巴開始用力往下向我的屁眼裡面壓迫。肛門肌肉緊繃的反射動作像是在抵抗著他碩大的肉棒,即使他以全身的力量向下壓著,我緊閉的肛門也只是慢慢的一小部分,一小部分的向他堅挺的大肉棒屈從。「啊~!啊啊……!」我慘叫著,用力撲打著地板,死命的振動身體。艱難的插入過程給我帶來了漫長的痛苦,但是無法阻止他的陽具緩緩深深地侵入。而我的身體在極度痛苦下抽搐顫動著,直到他的整根肉棒無人性的進入我的屁股。

終於,他粗大的硬物完全的滑進我的直腸,佔有了我的身體。

我無力的趴在大支身上喘息著,耳朵裡還聽到小偉對我的言語羞辱:「喔!幹!涵琪你的屁眼還真能夾欸!」

「嗚呃呃呃!!」我痛苦的呻吟著,嘶啞的哀求他們:「不要再來了!求求你們,放了我好不好!」
百家樂 http://www.iwin9418.com
這時候肛門的緊縮卻像是背叛我的身體一樣,反過來變成了為侵略者的肉棒提供服務,緊繃的反射動作像是在吸吮著他們的肉棒,增加了侵略者的快感,彷彿在鼓勵侵略者們更進一步的侵犯我的身體。

「媽的,喔!妳爽死我了!」小偉說:「但是抱歉啦,現在我要來幹死妳了。」接著他開始在我乾涸的直腸里抽送起他的雞巴。

「啊!」我尖叫,踢動穿著絲襪的雙腳。小偉雙手把著我的腰,把他的雞巴完全釘進我的屁眼中,像打樁似地用力在我的直腸裡進進出出,快速的抽了幾十下。我的身子隨著大支在陰道裡的抽送和小偉在我肛門理的扡插而前後晃動。劇痛從下體傳來,我感到兩隻雞巴撕裂了我的小穴和肛門。「啊啊啊——啊!」我慘烈的嘶號著,淚水和汗珠被操得像下直淌,括約肌和小陰唇跟著他們的抽插翻進翻出。

身下的大支也沒停,雖然我陣陣的哭叫聲和哀求的聲音不斷,他卻完全無視於我的哭號和哀求,用雙手按住我兩片白潤的臀肉,將我的下體緊壓在他的小腹上好方便他的陰莖抽送。受到陰道和陰莖緊密結合的摩擦,我感到陰戶旁的兩片小陰唇不斷的被他的大龜頭帶進帶出,每一次抽送都增加了他的快感和我的痛苦。我記不得我被他抽插的次數了,只知道他像隻禽獸一樣,一次又一次的將他的大雞巴搗進我的小穴深處,不斷的用他巨大的雞巴折磨著眼前的我。緊窄的小陰穴裡塞入了我不堪負荷的大肉棒,在不斷抽插中逐漸腫脹的小陰洞說明了我的痛苦,而我卻只能由著他的大肉棒插入我的小陰穴內任意抽送,然後隨著他的抽送發出嗯嗯嗯的泣叫聲。

背上的小偉愈插愈起勁。他像隻公狗一樣的趴在我身上,在我背後快速的擺送著他的屁股「嗖嗖嗖」地急肏起來,他的肉棒不斷的從肛門肏進我的直腸。在肛門被肉棒抽插無數次之後,他伸長手臂,兩手牢牢地扳住了我纖弱的肩頭,猛地把我的上身扳起,同時向前挺腰,將雞巴往我的屁眼裡一搗。

「啊!」我被搗的哀叫出聲,然後頭上一緊,「噢嗚!」我不禁又叫出聲來。原來是小偉伸手握住我淩亂的披肩長髮。他揪起我的腦袋,讓我面對著阿大手上的攝影機鏡頭。

「來!呵… 呵…給大家看看…呵…妳這個婊子被我插屁眼插到爽的樣子! 」他喘著氣,扳著我的身體,邊抽插我的屁穴邊說著,接著兩手和腰胯同時動作,一扳一挺,連續幾次用力的把雞巴捅進我的直腸裡。

「啊!啊!啊!呃啊!」我在他的重搗之下叫喚著,他一邊用力姦我,一邊嘴裡還發出「啊啊啊~~~」那種臨近射精的叫喚來。

阿大一手托起我的下巴,拍攝我痛苦扭曲,淚流滿面的表情:「哈哈哈!這表情看著真爽。涵琪的小陰洞裡釘了兩隻大雞巴!」他冷血的拿著鏡頭對著我的臉嘲笑著:「喔,臉都哭到變形了,校花變醜女囉!」還帶著笑容戲謔著說:「大支哥哥這次幹妳有沒有很爽?」

「哼…!」我悶哼著,咬緊牙關,蹙緊了眉頭,想低下頭卻無法低頭,只好閉上眼睛,硬撐著忍耐他們的摏搗。心裡一直期待他們兩個趕快射精。

小偉從後面肏著我說:「再加一隻,爽上加爽!」

「我等下再來,先幫她攝影留念,呵呵呵呵。」阿大說。

「哈哈哈哈哈!」他們都笑了。

我仰著臉,屈辱的流著眼淚被迫面對鏡頭,小偉揪著我的頭髮使我無可迴避。但我也無心理他,因為我覺得我的身體已經緊繃到了極限,我已經快要不行了。

「呃…呃…不要了…呃…我不行了……呃…」我喘息著哀求他們:「呃…求求你們,放過我吧!讓我休息一下…」

「呵哦!她不行了耶!」

「哈哈哈,真的把她幹到求饒了耶!媽的,超強!」

不過這些男生怎麼可能會放棄呢?

「不行,要幹到她軟腳才算!」

大支粗長的20公分大陰莖加重力道繼續向我的陰道裡突刺,而燈光下我白得耀眼的小屁屁裡還插了根小偉的雞巴,就像一只待宰的羔羊,赤裸了下體無助的趴在祭台上,光屁股蹶著讓人邊操屁眼兒邊幹穴,不堪負荷的我只能低著頭痛苦的承受小嫩穴和大陰莖的交合,不斷的坌息哀告:

「呃……呃……呃……求求你們,我真的不行了……呃……不要了……呃……讓我休息一下……呃……讓我休息……」

下身加重力道的快速突刺是對我唯一的回應。終於……我再也承受不住他們的虐待,暈了過去。

朦朧中,傳來了他們討論的聲音。

「欸,幹,不動了欸!」不知是誰發現了,肛門裡的雞巴推動了幾下,我軟癱的軀體跟著推送晃浪了幾下,然後一動也不動的伏在大支身上。

「會不會真的被我們幹死掉了?」

「不可能啦,我們又沒怎樣,女生本來就是要被幹的啊!幹個兩下不會死的啦。喂!涵琪,別裝了啦!」身體裡的雞巴又抽送了幾下,試試我的反應。

「喂!」

我還是沒反應,有人伸手試了一下我的鼻息和脈搏……

「幹!沒事啦,還活著。裝的啦!」

「裝的喔?那就繼續幹,幹死她!」

小穴裡的雞巴和肛門裡的肉棒又抽送起來,兩隻陽具搗得我伏在大支身上的軀體晃得一浪一浪的。包廂裡響起了雞巴抽插肉穴「噗滋噗滋」的聲音。

漸漸的,我又聽到音樂的聲音在我的耳邊響起來,感覺到在我的股間有東西不斷「啪啪啪」的撞擊著我下體的前後兩個小穴穴。陰戶和肛門緊繃的火辣辣的疼痛裡,摻和著下體內塞滿雞巴的飽脹,和夾雜直腸內異物擴張的滑動。

我無力的擡起頭來睜開眼睛,看到大支的臉近在眼前,他正不懷好意的看著我淫笑:「兩支雞巴幹得妳爽爆了噢!?」

我嚇了一跳,逐漸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像個三明治一樣被大支和小偉夾在中間,下身飽飽的被兩隻腫脹得硬梆梆的大雞巴塞得滿滿的,他們兩個正一下一上的把我包夾起來操著。小偉從後面貼在我背上,雙手把住我的腰,弓著身子用他的雞巴在我的直腸裡抽送,陰莖從屁穴直穿到我的肚子裡。大支兩手扶著我的兩片屁股,躺在我的身體下,腆著肚子挺送著他的骨盆,雞巴向上塞入了我的陰道,硬梆梆的棒身摩擦的我的蜜唇,朝上滑動的龐大龜頭一下一下的頂到了我的子宮。我弓起腰,低著頭,忍耐著兩隻肉棒一前一後的在我身體裡穿刺著。

螢幕上正放著當紅樂團的舞曲,樂團的歌手們正隨著舞曲的節奏強力的擺動臀部,用力的甩動屁股。主唱還前後擺振他的骨盆,做出做愛的動作。他們兩個樂了,模仿起樂團的動作來抽插我的穴。

「嗒~~!嗒!嗒!嗒!……嗒~~!噠!噠!噠!」

小偉一邊跟著重金屬的節拍唱著,一邊弓著背,像樂團主唱一樣,跟著重拍用力勾動臀部往我的肛穴裡頂了兩三下,他的下體重重的撞擊在我的屁股上,我被頂的向前撲倒,趴到大支身上。身下大支的雞巴也沒閒著,抓著節拍就跟著用力往上挺,龜頭搗進了子宮,我的下體被頂得彈了起來,正好讓後面小偉的雞巴插了進來。

「唔!啊~啊!」肚子裡的衝擊使我唉了出來。接下來螢幕上是一陣快速的旋律滑過,小偉把住我的腰,彎著身子,就是一陣快速衝刺,底下的大支也隨之用力的挺送他的雞巴,把我往上頂。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被他們頂得身體一陣亂顫,發出了一連串的哀叫聲。

「哈哈哈哈,這樣幹穴真好玩,全新的體驗吶!」小偉笑著跟著節拍唱:「嘟~嘟嘟嘟~~」然後和大支一起用力的把雞巴頂進我的穴裡。

我的身子被大支的雞巴頂的上下振動起來,他的龜頭頂在我的穴心上。後面又被小偉從肛門插送,他的肉棒穿過我屁穴的洞滑進了直腸。上下兩個穴裡都傳來劇烈的摩擦,強力的衝擊不斷的搗在我的肚子裡。

「呃!啊啊!不要…」穴裡的雞巴突然用力的頓了三下,我受不了這衝擊唉了出聲。

「……唔,啊!…啊!」接著兩隻雞巴又用力頓了三下,原來又到了間奏的重拍。接下來副歌的旋律響起,他們又跟著旋律開始新一輪衝刺。

「嗚嗚嗚…啊啊啊啊!…」陰道和屁穴裡的衝擊忽快忽慢,忽淺忽深。我也跟著他們的抽送泣叫不已。

他們兩人跟著歌曲操了一會兒我的穴,大支說:「幹,不好玩,來,換個姿勢。」說完,從腰部抱住我,說:「小隻馬就要玩火車便當!我們來夾三明治火車便當!」

我不知道什麼是火車便當,但他跟小偉似乎都很熟悉。

大支一手抱著我,一手捉住了我的膝窩:「來!慢一點,別給它滑出來。」

他托住我的一條腿,慢慢坐起身來。身後的小偉環抱住我的腰,兩手按在我的鼠蹊,把下體貼緊了我的屁股,慢慢的直起身。

「你們…你們想幹什麼?」我害怕的詢問著。

「手抱好!」大支命令我,我害怕的依言抱住他。他又說:「很好。妳腿夾緊我。要是敢掉下去的話,妳看我怎麼姦死妳!」

無力的我怕滑下去,雙腿只好勉強夾著大支的腰,雙手掛在大支的脖子上。與其說我怕滑下去,不如說我更怕他姦死我。於是我雙腿夾著大支,大支一手抱著我的腰,一手扶在我的一條腿上,小偉抵著我的屁股,三個人成一個前後包夾的姿勢站了起來。

「嗚嗚…放…放過我吧,我給你們求了啊…嗚…」我恐懼的哀求著。話沒說完,大支把抱著我的腰的手一鬆,掛在他身上的我就向下一滑,小穴正好對著大支的陽具根部套去,大支順勢用力一頂,「呀~」我慘叫一聲,小穴裡夾的陽具全部被小穴吞進去頂到子宮,直沒至根;屁眼裡的肉棒也整支滑入直腸。

「啊嗚!」我哀叫著倒到大支身上。小偉從後面頂著我的屁眼,試著和大支一前一後夾著固定我。大支兩手挽著我的膝窩把我的雙腿環在他的腰上,腆著肚子從前面承住我趴在他身上的重量,像賣火車便當的小販一樣撐著我的身體擺弄他的骨盆;小偉弓著身子貼在我背上,從後面托住我的雙腿抽送他的腰,兩人上下振動身體,跟著音樂節奏一上一下地幹起我來。

「呃!…呃…呃啊!」我的子宮被雞巴頂得似乎要從嗓子眼裡跳出來。

他們用力的把雞巴頂進我的下體。我被拋起來,又落下來,重力加速度讓那兩隻雞巴在我的體腔裡一摏到底。然後又被頂到拋起來,落下來套到雞巴上。

「噢~噢,好緊!」大支呻吟著:「這樣幹的好深!」

小偉也附和著:「噢!對呀,這樣插…她的…她的屁眼…噢!也插得好深!」

我則是在他們兩人中間被邊幹邊哭!不停的哀求他們:「好痛…好痛…放我下來…放我下來啦!嗚~」

 

什麼?!免費群P?終於找到新天地..
百家樂 http://www.iwin888.tw

 

百家樂 http://www.iwin888.tw
百家樂 http://www.iwin888.tw
極品美女陪你度過寂寞的夜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