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支他們才不理我呢,他轉過頭去對阿大說:「再放首歌來,我們要跟她跳舞」

    阿大放了首歌,音樂旋律響起,是首慢歌。大支就和小偉一前一後的把我包夾起來,跟著音樂節奏一下一下地在我的陰道和肛門裡抽送他們的下體,對我說:「來跳舞吧!」然後貼緊了我,開始隨著音樂在包廂裡遊走。配合著音樂節奏一下一下地幹著我。

    他們邁動的腳步在音樂的流轉裡踩著高高低低的節奏。伴隨著步伐的高低,他們的身體帶動了兩支陽物上上下下的在我的陰道和肛穴裡滑動。我雙手抱著大支的脖子,雙腿盤著他的腰,哭著被他們夾在中間。赤裸的肌膚與他們的身體緊密的貼合,隨著腳步的滑動和他們的身體互相摩娑著。大支用雙手把著我的嬌軀上下的摩玩,小偉托著我的屁股,撫弄我穿著紫色絲襪的屁股和大腿,他們兩個人的屁股一拱一拱的把陰莖往我的身體裡面推。

插入我身體的雞巴有節奏的跟著音樂在我的陰道和肛門裡來回的滑擦,阿大在旁邊拿著攝影機一直拍攝我被他們夾在中間群交的樣子。他們把雞巴使勁的往我的肚子裡搗弄,穿過了雞巴的陰戶和肛門叫兩隻肉棒給撐得緊緊的弸張著,洞口擴成大大的環形,身體入口處的軟肉傳來一陣陣撕裂的痛苦。我哭成了個淚人兒,一個勁的哀咽著:「嗚嗚嗚……好痛…屁股好痛… 嗚嗚嗚…住手啦!阿大你不要再拍了啦!嗚嗚嗚…」

一陣嘈雜的重金屬節奏滑過,插在小穴和肛門裡的兩隻雞巴突然加快了曳動的速度和抽插的力量,原來是一曲終了,又開始了一首快節奏的重金屬舞曲。

「喔呵~~Rock and Roll!」正抽插著我下體的大支興奮的仰天歡呼,用力的在我屁股上抽了一巴掌。

「噢!」我吃受不住疼痛,哀叫出聲。大支和小偉卻跟著音樂的節奏扭動起了他們的屁股。破絲襪包覆不住的雪白屁股上浮起了紅紅的印記,悶脹的陰穴裡一下一下傳來肉棒頂到子宮的痛感,同時從腫脹撕裂的肛門裡感覺到另一條陽物在我的直腸裡不停的磨搓。插著肉棒的肛門和陰戶周邊的肉被摩擦得翻進又翻出,我的小肚子裡漲得像塞了兩個球棒。他們時不時的用力一勾屁股,狠狠的把陽物向上用力的頂進我的小陰穴

「呃…呃…呃…啊啊!呃…呃呃…」我在他們的重插下哀喘著。

強烈的節奏令得大支用力的擺動骨盆往我的下體上撞,粗大的雞巴揬一下,揬一下的搗進我的小穴,陰道擴張又夾攏、夾攏又擴張的傳來他的陰莖在裡面滑動的感覺,他膨硬的龜頭「篤!篤!篤!篤!」的搗在了我小穴深處的花心上。我的身子跟著他們的滑步顛得高高低低的,插在體腔裡的陰莖也跟著他們身體的振動上上下下的在我穴裡抽送。我緊緊的抱著大支,臉埋在他的身上哼哧著,忍耐著下體的衝擊,他們的陽具每用力的向上頂一下,我就不由自主的悶哼一聲,身體跟著彈動一下。

「嗯!…嗯!嗯!…唔!唔!…嗯!嗯!……」哼哧聲一下一下的被搗進下體衝撞的雞巴擠出了我的嗓子,它們反覆不斷的擠進我的屁穴和陰唇,進入我的膣腔和肛道,把飽鼓鼓的龜頭一直撞到我的肚子裡。我抱在大支身上,跟著大支扭動的屁股被頂的一上一下的晃動。小偉弓著背,抓著我的屁股擺弄他的骨盆,催動著他的雞巴向上抽插我的屁眼,肉棒在我緊繃的直腸裡面「簌簌簌簌」的快速插入抽出,被雞巴擴張大的肛門裡面感受到陰莖一塞一拔、一塞一拔的在我的身體裡抽動。兩條粗大的肉棒快速的在我的下身裡面拱動著,分裂我的肛穴和陰部。

「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下體的衝擊使我禁不住的又哀叫起來。螢幕裡的女歌手正好也正在「啊啊啊」的詠唱著。

「嗄啊!被幹也可以跟著唱喔?呵呵呵,涵琪真的是爽到了哦!」阿大嘲笑著用言語羞辱我,說:「這首節奏特快,就知道用它來操妳可以把妳幹得爽到飛上天!」

「嗚…好…好痛!身體…身體要裂開了啊…… 好痛!」我哭著說。

「有什麼好痛的?我就是特別挑這首來給學長他們肏妳的穴的!」阿大淫淫笑的看著我說:「跟學長幹一幹就會爽了。」

「呵呵呵呵,學妹,被妳賺到囉!」大支說,加快了他下身擺動的幅度:「看來學長要馬力全開了,等一下爽死妳!」

「呵!不要了!會痛啊!……嗚嗚…。」我哭著哀求。但是根據之前的經驗,我的哀求只會換來他們更恣意的淩虐。果不其然的,下體立刻被兩隻雞巴同時的用力插入。

「噢嗚~!」我被幹的又彎起了身子,耳朵裡還聽到阿大戲謔的對著大支說:「哈哈哈哈,涵琪嬌喘囉~就怕學長的腰不夠力喔!」

「媽的,敢削我的面子!讓你們見識一下什麼是狗公腰!」大支有點不服氣,他托緊我的臀部,跨開他的腳步,一付蓄勢待發的樣子:「站一邊好好看著,看學長我怎麼幹爛你們班這個小婊子的小賤屄!」

「嗚啊!不要啊!嗚嗚……」我掛在他的脖子上,嚇得哭出聲來,也顧不得肚子裡的疼痛,對著阿大說:「嗚嗚…阿大…阿大你不要害我啊!」

阿大一臉痞相的看著我笑著說:「讓妳爽怎麼會是害妳咧!嘿嘿嘿!」

「幹,妳的意思是說我剛剛幹妳幹得不夠爽?嗄!」大支禁不住煽動,停下了他擺動的臀部,惡狠狠的對我說

「啊!不…」我瑟縮的看著他。

覺得男性雄風被冒犯了的大支逼近了我,他的臉幾乎貼著我的臉,說:「既然妳覺得剛剛幹得妳不夠爽,那就再幹妳一次吧!」

「不是啊!不,我…」我感到他插在我陰道裡的雞巴似乎一抖一抖的在跳動:「不是……我沒有不爽…」

「那是很爽囉?」他不懷好意的盯著我。

「呃…是…不…」我發現自己失言,不知道該怎麼改口,只感到後身直腸裡小偉的雞巴還在一下一下的抽送著。

「很爽就再讓妳回味一下吧!」他插在我陰道裡的雞巴似乎又抖動了一下。

「啊!不… 是…」我慌了,不知怎說才好,轉頭向阿大求援:「阿大,救我…」我的眼淚撲簌簌的流下。

阿大當然不會幫我,他不但不救我,還嘲謔著我:「呵哦~妳得罪了大支學長,妳死定了!等一下大支學長一定用他的大雞巴幹死妳!」

我不知所措,轉過頭又向大支哀求:「嗚嗚…學長!你饒了我吧!…」

大支抽送起他的雞巴,睨著我反問:「怎麼饒?是要被爽死還是要被幹死?」

我愣住了,一時反應不過來。

「哦~沒用了!涵琪!準備受死吧…呵呵呵,我覺得被爽死比被幹死好耶!」阿大拿著攝影機拍著我的臉,對著我幸災樂禍的說:「來,笑一個!」

「嗚…我求求你們……放了我好不好…」我向他們張望著,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啜泣著哀求道。

「說那麼多廢話幹嘛?」背後的小偉說話了:「反正妳今天就是要被我們幹了。我們呢?也都幹過妳了,哼哼哼,妳就乖乖的張大妳的雞掰讓學長再幹妳一次吧!」他插在我屁股裡的雞巴正把我的肛門磣得發疼。

「媽的,什麼張大雞掰!」大支糾正道:「要夾緊!雞掰夾緊了幹起來才會爽。」他接著又惡狠狠的命令我說:「給我張開大腿,夾緊妳的雞掰讓我幹。媽的,這次一定要幹到妳求饒!」

「啊啊!學長對不起!」我嚇壞了,哭著哀求他:「求求你放過我!… 嗚…」我嗚咽著說:「學長,你放過我!你放過我!我什麼都願意做!嗚嗚嗚…」

「什麼都願意做是吧?」大支問。

我忙不疊的點頭。

「那好吧。」他湊近我的耳朵,小聲的說:「妳就這樣子脫光光的到外面去,找一個服務生進來讓他幹妳給我們看,我就放了妳!」接著,他看著我笑了。笑得讓我不寒而慄。

「啊!學長,不要啊!啊啊!」我發出絕望的悲鳴。

「什麼不要啊?」大支說:「不讓我看那就乖乖的讓我幹吧!」說著就狠狠的把雞巴捅進我的小穴裡。

學長!不…噢!」下體突然而來的重擊,讓掛在大支身上的我縮了起來:「嗚…」

小偉把雞巴拔出了我的肛門,把自己投到沙發上坐下來,說:「來喔!學長看你表演囉!」

「好!看我的!」大支抱著我向前一傾。

「啊!」瞬間我向後一仰,一頭青絲如瀑布般傾洩而下,失去平衡的我不由得驚叫出聲,嚇得雙手牢牢的勾著大支的脖梗後面,一雙穿著紫色透明絲襪的長腿盤在他的腰上,就這麼斜斜的掛在大支身上。大支一手扶著我的背,一手挽住我的一條腿,由上向下俯臨著我,大呼一聲:「來囉!心懷感激的迎接學長的大肉棒吧!」接著我的小穴就撞進了一陣劇烈的衝搗,他的龜頭像打樁似的次次都頂到我的花心。

「啊啊啊啊!」我被他插得仰面哭叫起來。雖然後面少插了一隻雞巴,但我並沒有比較好過。大支這個男生非常的自負於他天賦的巨大雞巴,喜歡誇耀他的性能力,認為所有的女生都應該理所當然的臣服在他巨大的肉棒之下,因此性交就是他的表演場。他要用胯下的長槍讓被他壓在身體下的女性求饒。至於與他交合的另一半是否歡愉?他毫不在意,只想用征服滿足他表現的欲望。被蹂躪的對象越是柔弱痛苦,他就會越有快感。剛剛我在無意間損到了他的自尊心,所以他這次的抽插也越發的激烈了,劇烈的摏搗跟著音樂強力的節拍闖進來,巨大的雞巴重重的一下又一下摏進我的小穴。

「爽了沒?嗯?要不要求饒?嗄?」他在我的哀號聲中厲聲質問著,完全無視我的痛苦。

「呃呃呃呃!啊啊啊啊……!」我被他幹得哀叫著:「饒了我!饒了我啊!學長!求求你饒了我啊!」垂下來的長髮隨著大支雞巴的抽送甩動著,赤裸的上身因著下身衝擊在顫動,一對嫩白的玉乳在胸前劇烈的振盪,帶的乳房上粉紅色的兩顆小蓓蕾上上下下的抖擻。大支長驅直入的龜頭揬觸在我陰道穹窿處,他的恥骨在音樂的節奏的拍點中不停的撞上我的秘唇,發出「啪啪啪啪」的劇烈聲響,頂得在陰道裡的雞巴都戳到了我的肚子。對我來說,二十多公分的粗大雞巴頂到肚子裡可不是鬧著玩的。

「啊啊啊啊!饒了我!饒了我!」在他性暴力的虐待中我不停的討饒:「學長!你好厲害!你好厲害!我投降… 我投降…啊啊啊…饒了我吧!嗚嗚嗚…..」。肉穴兩邊的陰唇被粗大的肉棒撚揉著塞進了陰戶,又搓砑著拉出了膣腔,堅硬的肉莖擠壓著我的膣穴,催送著碩大的龜頭一下接著一下的搥打在我的肚子裡,他絲毫沒有因為我的示弱而有停止的意思,繼續用力的催送他的雞巴抽插著我的陰道

「嗚…啊啊啊…嗚… 嗚…啊啊!」我被大支姦得喘不過氣,只能在節拍間的空檔裡頹息。伸長的雙手緊緊的勾在他的後頸上,忍耐著那大肉棒像攻城槌一樣,一下一下的搗破我兩腿之間的門戶插入我的身體。我侉在他的身上晃浪著,巨大的衝擊令我不斷的慘叫。他在我的哼泣聲中越抽越過癮,乾脆抱著我彎下腰來抽送。

「啊嗚!」我驚叫起來,身體跟著向後仰倒,幾乎是倒掛在他的身上了。我縮緊了身子向前欠起,像個樹懶一樣掛在他的身上。這個姿勢正好看見大支的腰部在我兩股之間一前一後擺動,我恐懼的看到它正帶動巨大的陰莖一次又一次分裂我的下體,插入我的陰戶。

「啊!啊啊啊~!呃…呵…呵… 啊啊~!」我吊在他身下被他幹得大聲哀呼著。他的下體使勁兒的衝撞我的骨盆底,把碩大的雞巴深深的塞進了我的肚子裡,粗長的雞巴每一下都像是插破了我的子宮。我的身體隨著他的抽插一直搖動,穿著紫色絲襪的長腿緊緊的盤著,牢牢的夾住他的腰,試圖限制大支腰部的動作。

「哈哈哈哈~!」我的舉措令大支哈哈大笑,他挽著我的大腿開心的說:「了噢!現在來把妳幹到飛上天!爽死妳!」

說完他就抱住我的腰,向上直起身體把我拉起來,接著腆出了他的肚子支撐著我,然後一下一下用力的向上顛動他的屁股。飽脹的陰莖在陰道裡滑動,對著我的肚子又是一陣痛搗。龜頭狠狠的搥擊到我的子宮,力道強勁的硬是把我頂上了天。

我是真的被他頂了起來,就像個布娃娃一樣,在他身上被拋上拋下。插進來的龜頭搓著膣腔就往裡捘,跟著骨盆底的撞擊頂到了穴心上把我彈起來。我痛哼著,感到陰莖向下滑動著脫離我的身體,龜頭又從我的膣穴裡拖了出去。就在他的陰莖正要脫出我的陰道之際,我彈起來的腰剛好被他的雙臂揢住,又把我壓了下去,插在下身的雞巴棒子再次分開了我雙腿中間的兩瓣蜜唇,一路捅進我的陰道底

什麼?!免費群P?終於找到新天地..
百家樂 http://www.iwin888.tw

 

百家樂 http://www.iwin888.tw
百家樂 http://www.iwin888.tw
極品美女陪你度過寂寞的夜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