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深夜區」~小屁孩別來亂!

我在大支身上緊張得喘著粗氣,大張著兩條腿看著包廂裡的另外兩個人,擴張的屁眼裡塞著的巨大肉棒,將我的屁股和大支的下體連結在一起,跟還滴瀝著黏液的小穴一起毫無遮掩的展示在他們眼前。身下的大支捉住我的手腕,豎著他的兩膝用力卡住我的膝彎,不讓我把雙腿閉合,並且更用力的用他的雙腿撐開我的兩股,讓小偉和阿大可以清楚的看著我暴露出來的陰戶和夾著雞巴的肛門。

「我我!我來!我來!」阿大這個急色鬼受不了這種淫猥的氣氛,忙不疊的揚起手回應著,接著就把手上的攝影機往小偉的手上一塞,扶著自己的雞巴就急急忙忙一顛一踣的往我張開的大腿中間鑽。他一邊擠過來一邊跟小偉說:「你剛剛才射過,這次換我來。」

「幹!不要啦!你每次都要搶。」小偉抗議道,他一邊說著,一邊用肩膀拱開阿大:「媽的,你去用她的嘴啦!你們都射過她的穴了,我還沒中出過她的雞掰耶!這次該我內射涵琪的小穴了。」阿大嘟囔了幾句,就乖乖的讓到一邊去,換成小偉再一次的欺到我身上來。

我躺在大支身上,勾起脖子,驚惶的看他們兩人的爭執。我以為讓他們每個人都發洩過後,就會放我回家,但我完全沒想到他們會把我再姦一輪,而且是這樣同時3p、4p的屈辱大鍋炒。想到無論誰先誰後,我都要再被他們輪姦一次,不由得悲從中來,眼淚奪眶而出,卻也只能在哭泣之中,眼睜睜的從朝天大張的雙腿中間,無助的看著小偉進到我的兩股之間。大支揢著我的雙膝跟插在我肛門的雞巴像三根鐵樁一樣固定住我的下半身,讓我毫無辦法的只能兩腿開開,露出水淋淋的陰戶等著被幹。

「呵呵呵呵,涵琪,這次要換我來給妳的下面裝滿精子囉!」小偉扶著他的雞巴一邊上下抖動著一邊對我說,同時將他的下體欺近了我的胯下。

「嗚嗚嗚嗚……不要啊,小偉!」我看著逼近身上的小偉,感到自己的小穴無助的開敞著,毫無屏蔽。外物隨時都可以侵入身體的恐懼讓我不安的扭動著身體和哭泣著哀求。

但有什麼比一個羞怯惶恐陷入絕望的嬌弱女性更能引起男人的征服慾呢?我看著他順勢騎上我的身來,看著他兩手按住我的雙膝把我的兩腿向兩邊分得更開,我「啞啞」的哭泣著,看著他由上向下俯臨著我,用一隻手拿住他剛剛被我吹硬的男根,對住了我的陰戶,伸出另一隻手扶上了我的恥丘。

我看著小偉哭求著:「嗚嗚嗚嗚……小偉,不要啊!」

「不要什麼啊?」他邊說著話,邊用拇指順著我的恥丘穹隆從我的陰阜上往下遊移,摸索著找到了我的小陰蒂。他一邊用指腹壓在我的小陰蒂上揉挼,一邊說:「又不是沒被我幹過,是在害羞什麼的?不過就是從幹妳的屁眼、幹到妳的嘴巴、再換成幹妳的雞掰而已嘛!」

「嗚嗚嗚嗚……不要啊!不要再…」想到下面的詞,我說不下去了。硌在我喉頭的話就像硌在我肛門裡的陰莖一樣,磣的我發疼。

「不要再幹嘛?」

「嗚嗚……不要再…不要再…」雖然不再是處女,也被四個人用極羞恥的方式發生了性關係,畢竟是被強迫的,要我自己說出那個字,我做不到。

「說啊!不要再幹嘛?」小偉邪邪的湊近我,用拇指壓在我的陰蒂上繞著它摩娑。

「那個…那個…」我說不出來。

「哪個?幹妳的雞掰呀?」
百家樂 http://www.iwin9418.com
「對!嗚嗚嗚…對!對!嗚嗚…」謝天謝地,他弄懂我的意思了,替我說出那我說不出來的話,我忍不住感激地掉下淚來。

「『對』喔?原來想我幹妳的雞掰呀!哈哈哈,寶貝,我來囉!」原來他故意誘我掉入他語言的陷阱。

「不是啊!不是啊!」我急得哭了:「不要了,不要再來了啊!」

「再怎樣?」他追問。

「就是……就是那個……那個…跟我發生關係

「發生什麼關係?說清楚」

「那個…那個…幹我…」我撇過臉去,羞恥的脹紅了臉。

「哈哈哈哈!幹妳喔!」小偉大笑起來:「好啊,妳說的喔!這就來!」。

「哈哈哈哈!」他們都笑了,我驚慌起來,大叫:「不是啊!… 不是啊!……不要啊!」

但我的驚叫聲旋即淹沒在他們的嘻謔中:「涵琪好賤喔,有這麼欠幹啊!」

「快,幹她!幹她!」他們在哄鬧聲中把扭動的我壓回了大支身上。

「不是啊!……不要啊!」我半躺在大支身上像囈語般重複的哀求著,眼裡泛著淚光,底氣虛弱的像是在自言自語。

「幹嘛,妳的臭雞掰都被我們插了幾回了,還在這裝什麼清純?」他邪惡的笑起來說,說著姆指就滑了下來,順著我股間的罅裂滑到了我的陰戶。我找不出話應答,只能哭泣著不斷哀求他不要再欺負我,抽抽噎噎的從張開的雙腿間看著他玩弄我的下體,感到他用姆指掐入了我陰戶的縫隙,摳住我的小陰唇掰開了我的陰戶。

「不要!不要啊!求求你!」我急切切的哀呼起來,但小偉並不睬我,將他的龜頭抵住了我的陰戶。

「啊!」我緊張的驚叫出口,下意識的縮緊了骨盆底,夾縮的肛道更強烈感受到撐大了的肛門裡那根大支塞在我屁股的飽脹的雞巴。我絕望的看著他用他的陽物對著我的小穴口上下摩搓,感受到硬挺的龜頭尖端進入兩瓣蜜唇中間的罅縫中滑動。敏感的兩瓣秘唇傳來龜頭上下摩挲的揬觸,一會兒之後,就看到他扶著翹起的雞巴對準我的下體。我才剛剛感覺到一個尖尖硬硬的東西抵到了肉罅,就立刻感到小穴一漲,一個硬挺的東西「咕啾」一聲的進入了我的身體裡。

「噢!」陰道的擴張讓我叫了出來,向後仰倒在大支身上。插進小穴的肉棒毫不留情的抽送了起來,被分開的陰道裡傳來一波波的衝撞,我的身體跌在大支的身上晃浪著,耳裡還聽到小偉的聲音:「嚄!涵琪,妳這個婊子的雞掰坑真他媽的是個好洞啊!被我們肏了這麼多次還是他媽的一樣肉緊啊!」

「呵呵呵呵,她的屁眼也很緊喔!你們等一下也一定要來插插看!」身後的大支也跟著向上頂弄我的肛穴,抽送起他插在我肛門裡的肉棒:「媽的,爽!」。

「啊!∼啊!呃啊啊啊∼」我在他們的包夾下尖叫著,體下傳來兩隻肉棒在我肚子裡彼此的摩擦,陰道裡的衝擊我還堪承受,但是大支碩大的雞巴捵扯著我的肛門帶來的直腸擠壓和撕裂,卻是無可忍耐的劇痛。就在兩支肉棒連番在我的身體裡面搗弄的時候,一個身影跨到了我的臉上。 

「幹!受不了。來!涵琪,吃我的大雞巴。」阿大扶著他的雞雞塞到了我的嘴裡,然後兩手捉住我的乳房,用他的肉棒對著我的小嘴抽送了起來。阿大邊搗著我的小嘴邊揉著我的乳房說:「喔,好柔軟的奶喔,幹!真好摸。」。

我身上的白T恤和黑乳罩早就被他們脫掉了,上身赤裸裸的一絲不掛,露在外面的雙乳毫無遮蔽,只能任人恣意搓揉。掀到腰上的牛仔短裙也早不知道被脫到哪去了,就連包在及腰透明褲襪裡的黑色小丁都不知道幾時被他們剝除的,僅剩下有著心形圖案的紫色透明絲襪,破碎的貼覆在我朝天張開的雙腿肌膚和一對高舉的玉足上。

阿大挺直了腰桿,扶著我的頭,用他的肉棒填滿了我的口腔,他一邊哼哼著,一邊有規律的擺動著他的屁股讓他的男根在我的嘴裡進出。我的上顎和舌頭被侵入的肉棒撐開,連同被插入肉棒的陰道和肛門全都被塞了個飽脹與結實,不住地受到棒體滑動的摩擦。被阿大男根撐開的舌面上感到他陰莖的溫度滑過,在我的頷舌上移動。我柔軟的雙唇受到阿大的肉棒推擠,不時傳來他下體上的陰毛的刺扎。垂懸在他陰莖底下的陰囊跟著他屁股的抽送,擺晃著打在我的臉上。

乳尖上傳來細細碎碎酥麻的刺激,小偉正用他的指尖摳搔著我的乳頭。小偉一邊搗我的穴,一邊在我身上抹挲,和身後的大支一起撫弄我赤裸的身體。他的雙手把著我的腰,順著我的身體曲線遊移,在我柔滑潔白的腹皮上來回的撫弄,接著從我的腰線向上搓動到我肋間,抓過我的雙乳揉挼起來。

雖然我感到千般的屈辱,但是乳頭在他手指的刺激下誠實的硬挺起來。正在被他使用的下體遭到一下又一下的撞擊。陰道一下被撐開,一下又收攏,填滿我整個下體的炙熱異物進到我的兩腿底部,頂到我的腹腔,瞬間又似浪潮向後退去,刮擦過整個肉壁,退過之處被撐開的膣腔向內縮緊,吸附住粗大的硬物,直到這支硬物再一次撐開我的肉體頂到我的小腹。

我吞含著阿大的雞巴在他們的蹂躪下呻吟著,倒仰在大支身上被阿大的卵蛋不停的打臉,禁受著他的男根在我嘴裡的抽弄和另外兩隻肉棒在我的身體裡面進出。大支的手摩著我的肌膚,沿著我的髂脊向下挼過了我柔軟的小腹,撫到了我的大腿內側。我隔著纖薄的絲襪,感到他的手掌在我大腿內側的肌膚上裡外來回的撫摸,最後滑動到了我的渾圓凸起的恥丘上停了下來。

他在這裡粗魯的揉摩我的陰阜,手指忽張忽合的抓拔我的陰毛,扳著我的外陰部按揉,同時推送他的雞巴插搗我的肛門。粗大的雞巴擠壓著我的擴約肌在我的腸道裡鑽,捵扯著我的黏膜。

「謔!好爽!」小偉撫摩著我潔白的肉體,抽送著他的下體說。

「幹!爽呴!今天要好好享受這破麻的肉體!」大支幹著我的屁股說,同時用手搓揉著我的身體。

乾涸的肛管吸附力更強,緊密的吸合他的肉棒,而且他很故意,陰莖只在肛管前面兩三吋地方摩擦,並不進入到我的直腸裡面。這裡正是括約肌所在,神經密布,是屁股最緊緻的、最敏感的地方,他卻用那連我的陰道都承受不了的巨大陰莖和龜頭塞在那個小小的洞裡抽送。

每一次的移動都疼得我五官糾結在一起,本能的縮緊下體,咧嘴「嗷嗷」的哀號。癴縮的下體更增加了插入的難度,使他們每一下的插入都要更用力的把雞巴推進我的穴裡,也使我被插入的每一下都更痛苦。但是相反的卻增加了我陰部和屁股的緊緻度,反而把雞巴吸得更牢,令他們感到他們的抽插變的更爽快。

「喔!媽的,好爽,又要射了!」小偉趴在我身上,用力的一下一下把他的雞巴搗進我的陰戶,我身下的大支緩慢的擺振他的下體,用他的肉棒在我的肛道裡慢慢的摩擦。我在他們中間痛哭著,扭動著還能活動的上半身,想分散陰道和肛門裡的壓力,耳裡還傳來大支對小偉交代的聲音。

「別太快射啦!要慢慢享受。」大支說。

他撫弄我外陰部的手移到了我的罅縫邊,一面掰開我的陰戶壓揉我的大陰唇,一面用手指撫弄我的兩瓣小陰唇還摳揉我的小陰蒂。

「幹,管她的,射了就再幹她一次。」小偉說,他喘著氣,用力推送著下體搗著我的小穴:「反正我很久沒幹妹了,積了很多,乾脆一次都射給她。」聽到這裡,我又哀哭出聲來:「嗚嗚…不要啊!」

「幹!你看你,你把她又用哭了啦!」阿大在旁邊指責小偉:「來來來,讓開,換我給她安慰……」

「好啦,好啦!讓你,讓你……」小偉直起身子,把住我的兩胯,又用力的在我陰戶裡搗了幾下,才拔出他的肉棒站起來:「幹,給你了。」

「啊!」我哭號起來,阿大忙不疊的就往我身上爬,不顧我的啼哭,扶著他的雞巴就要往我腿中間插。我扭著身子掙扎,仰起臉嘶號著:「不要啊!不要啊∼啊嗄嗄!」

「我肏,你還不是一樣。她哭更大聲了啦。」小偉嘲笑著阿大,同時伸出手來想幫忙阿大捉住我揮動的雙手。

「幹,那是因為她還沒被我插好不好,等下插進去她就會爽的說阿大哥的插得她好爽。」阿大拿出剛剛羞辱我的事回擊。他一邊跟小偉鬥嘴,一邊想把他的雞巴插進來。我扭動著,在大支的環抱下號哭著抗拒,弓起身子揮舞兩手拍打他。

「呴呴呴,還這麼有力喔,等下騎起來一定搖的很夠勁」阿大戲謔著我,一邊遮架我的動作,一邊想把他的雞巴對準我的陰戶。小偉捉住了我的兩隻手腕,把我按回大支身上。

「哼哼哼,妳還是省點力氣等被幹的時候再搖吧。」大支說著,同時捉過我的手,環抱住我的身軀,像剛剛一樣扠住我的喉嚨把我壓到他身上。 

「啊!」我倒到大支身上,被他控制了上半身,但我不死心的頂起了身體,擺振著下半身想要抗拒,一動起腰部就感到肛門一陣劇痛,大支的肉棒在我的肚子裡滑擦著我的肉洞,跟著我臀部的動作撕扯我的肛門

肛門的劇痛讓我下身的掙扎減緩了下來,大支一手扠著我的下頷把我的頭向後扳到他的臉旁,一手向下扳住我的膝彎把我穿著絲襪的大腿掰開,同時用他的腳勾住我的腿固定我。小偉在旁邊幫襯大支,他按住我的兩隻手腕,用另一隻手幫忙大支按住我的膝彎。我仰著脖梗,臉頰被迫貼在大支的臉頰上,感受到他用惡心的嘴唇在我臉上親吻吸吮。

「幹!媽的,有精液的味道!」大支咒罵著,卻伸出他的舌頭舔我的臉頰和耳垂:「但是,夾雜著精液的女體香更有味道……。」在我正因為他的變態而感到震驚的時候,阿大捉起了我另一只絲足,把它高高的舉起,用他的龜頭對準了我胯下的裂縫,用力的一頂,陰莖「啾」的一下就滑入了我的陰道裡。

什麼?!免費群P?終於找到新天地..
百家樂 http://www.iwin888.tw

 

百家樂 http://www.iwin888.tw
百家樂 http://www.iwin888.tw
極品美女陪你度過寂寞的夜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